第十四章 新太空飞车

王 佃 亮   2016-05-08 11:54:35

来自不同星球的人们决定在异星他乡改造“挪亚方舟”号太空飞车,它本是蓝星人的超光速飞行器,紫星人却说不是,现在就要改造了,按计划未来的它和现在将面目全非,而且改叫“拯救蓝星”号,到时候“挪亚方舟”号将从宇宙中永远消失,以后就更没有人能说清它是还是不是超光速飞行器了,然而继续探讨这个问题已没有意义,只要将来的“拯救蓝星”号是超光速飞行器就行。

打定主意后,欧阳修文叫来机器人队长安南,让他带着手下一干人对岩洞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造,建成“造车厂”。

这是一项浩大的工程,机器人们在安南队长带领下,从“挪亚方舟”号的货舱里隆隆驶出了特种金属制成的大型挖掘运输设备——它们都是针对外星坚硬的岩石设计的,挖掘和切削起岩石来就像泥土一样容易,然后这些不知疲倦的机器们就大动干戈地干起来。

若是真人,他们肯定会挥汗如雨,蓝星人都在心里这样感慨。于是阿依尔姑丽问紫星人,他们那里有没有机器人。撒贝里肯定地说没有,在他们的文明里还没有遇到非用机器不能解决的问题。事实上,在紫星,人是唯一有思想的东西,或者说紫星上有思想的东西就是人。对此阿依尔姑丽能够理解。欧阳修文想,蓝星人的脑容量充其量尚不及紫星人的十分之一,所以短缺的智慧只好用机器来弥补喽。

机器人们忙,人就更不能闲着。撒贝里和阿依尔姑丽负责清点仪器设备,以确定哪些可以再用,哪些需要重新制造,而欧阳修文负责指挥施工,他已经在这方面积累了不少经验。为安全起见,他让机器人们把挖出的石块暂时堆放在洞里,等待夜幕降临后再往外运输,卸在岩洞后面深不见底的大峡谷里,然后再仔细地消除留在洞外的痕迹……每夜都是如此,麻烦也没有办法。

即使这样,由于机器人们十分卖力,短短的三个星期,“造车厂”已顺利竣工。之后机器人们又认真消除了一遍留在洞外的活动痕迹,这样,不是特别留意,这里的秘密就没有人能够发现了。

改造后的岩洞有足球场那么大,到处扯着灯泡,成了一个巨大工地。灯泡是光子灯,是由从蓝星上带来的发光机发出的,所以整个洞里阳光明媚,十分温馨。

之后按照预先方案,外星人们在洞里挂牌成立了一些车间,分别制造一些部件以及太空飞车总体装配。

当然来自蓝星的欧阳修文和阿依尔姑丽都不是太空飞车制造专家或者机械制造专家,但他们有超智能机器人,在超智能机器人的大脑里都储存着蓝星上所有太空飞车制造专家或机械制造专家的知识经验,而且能对这些知识经验进行优化组合。来自紫星的撒贝里也不是他们星球上的太空船制造专家,但他在中学里学过一些基本知识,再说遇到问题他随时可以和母星上这个领域的专家联络。专家会在他脑海里详细讲解怎么做,所以他能间接地成为太空船制造方面的行家里手。

有机械制造天赋的欧阳修文是总工程师,负责太空飞车总体设计装配,机器人队长安南是他的顾问兼助手。阿依尔姑丽负责生活、后勤、超光速燃料提炼,当然她无须亲自动手,让机器人干就行。撒贝里呢,白天负责太空飞车外壳、仪器、仪表、发动机和通信导航设备制造,到了晚上开着天体旅行车出去开采超光速矿石。

一个月后,梭形的“挪亚方舟”号被改造成了铁饼形的“拯救蓝星”号,工程量非常之大。其实说是改造,基本上跟重建差不多,原有的除保留精华外,其余全部重新制造。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蓝星人历史上第一艘与外星人一起改造的太空飞车,也是蓝星人历史上第一艘使用负物质和超光速燃料的太空飞车。负物质是撒贝里的贡献,他在太空飞车外壳一道像暖瓶胆一样的真空夹层里安装了负物质聚散器,可以像海绵吸水一样从周遭环境中迅速吸收负物质,也可以把吸收的负物质挤出到周遭环境中。负物质聚散器在驾驶舱里有专门的钮子进行调控。

撒贝里的另一贡献是寻找超光速矿石,可这件事最好在晚上干,那样安全,因为不像紫星人,绿星人在夜间眼神不好。

大大的小阳悬挂在庚星东方的天际,还没有完全下山。橙红色的天空中飘荡着淡蓝色的云朵,像小山似的,镶嵌着金边,煞是美丽。可撒贝里已经等不及了,天还没黑,他就迫不及待地出了岩洞,亲自驾驶蓝星人的天体旅行车,上面坐着负责探矿的机器人安猛,出发了。他深知自己肩上的担子有多重,因为新太空飞车能否实现超光速飞行,超光速燃料是关键中的关键。

撒贝里来到一处僻静峡谷里停住车,从挎包里取出一粒黄豆大的东西放在左手心里,一道光芒闪过,黄豆大的东西变成了烟盒大的金属书。他把金属书贴在左眼前头盔的透明面罩上,用目光翻看着。大脑右半球记忆思考着书里的内容,而左半球指挥着开车,处理周遭发生的情况。

右半球和左眼在颠簸行驶的车上阅读,但见书不很全面,也不很厚。说起来,它本不是紫星人的原著,而是从先进的绿星人那里进口的。实际上,紫星人的科技还造不出这种高度压缩但可以用光打开的金属书,而且,紫星人对小阳系中的各个天体还相当陌生,根本没法写出诸如此类的书。

跳过无关紧要的章节,专门看与超光速矿物分布有关的内容。当然书里有文字、有画面、有声音,仅从这一点讲,跟他们本星生产的用超生物能打开看的大金属书并没有什么两样。

撒贝里边看边与实景对照着,却发现书里根本就没有眼前的大峡谷,里面除了环形山就是沙漠,和现实的庚星地貌相差十万八千里,根本就对不上号。

“风马牛不相及!”撒贝里气愤地说。

他明白,老实巴交的紫星人又上奸诈的绿星人当了,买回的书是百分之百的赝品,哼——实在可恨!绿星人!绿星人就是这样,他们仗着自己是超级星球,常常愚弄比他们弱小的星球。他们肆无忌惮地向其他星球兜售一些旧货、烂货,外星人还不敢不买,否则等待你的将是武力的大棒和经济的制裁。

既然是赝品,也就没有任何价值,甚至参考了还会误事,一气之下,撒贝里从头盔的透明面罩上撕下了金属书,揉皱后一抬手扔进了山上的石头缝里 ,还万分不屑地朝那方向“呸”了一口,仿佛那赝品就是绿星人。

夜幕降临了,星星眨巴着眼睛出现在红色背景的天幕上。机器人安南带着安勇赶上来,是欧阳修文让他们来帮助撒贝里的。两辆天体旅行车汇合后,继续沿着大峡谷往前走。黑暗中撒贝里鸡蛋大的眼睛里闪烁着红光,他根本不用夜视仪,到处也能看得清清楚楚,至于机器人们就不用说了,白天和黑夜对他们来说并没有区别。

一行来到一座巍峨但坡度较缓的山下,撒贝里以紫星人具有的超感觉能力知道,这里可能有要找的矿石,就让安南带着安勇、安猛在附近探测。三人同时用看不见的声波和看得见的红光探测着那种宝贝石头,结果,让他们高兴的是,半山腰里还真发现了大量的超光速矿石。

可令人遗憾的是,这里矿石的丰度太低,没有开采价值。

撒贝里只好带着机器人们到别处探测,找完了一面山坡又一面山坡,一座山又一座山……结果都不理想。然后一行拐进了一条相当狭窄的山谷,蜿蜒曲折,远处被山挡住了,看不到尽头。天体旅行车在山谷里鱼贯向前行驶。由于地势平坦,没有大块石头,车子行驶起来十分平稳。来到山谷中间,他们停下来进行探测,结果同样没有收获。

就是这样,他们走走停停,停停走走,间或进行一些探测,不知不觉已到下半夜,还没有找到需要的矿石。撒贝里没有气馁,机器人们永远不知道气馁,因为蓝星人没有为他们编这种程序。

凭着紫星人具有的超感觉,撒贝里知道,这里的山区肯定有要找的矿石,可就是不知道具体在哪里,于是一行继续向更远的地方探测。

拂晓前,他们已离开驻地二十多千米,探测了一万多平方千米的山坡和谷地。天色就要大亮了,庚星上本来就是又淡又薄的夜色眼看着像烟尘一样渐渐散去,橙红色的天空里不知从哪里飘来了镶着金边的淡蓝色云霞,在山谷里像浮冰一样流动着。

一行来到了一座刀削般的山前,停下来在山脚下探测,结果让撒贝里和机器人们惊喜的是,这里不仅有要找的矿石,而且具有开采价值。撒贝里立即把这个消息通过传感信息告诉了岩洞里的欧阳修文。欧阳修文听后非常高兴,为安全起见,他建议撒贝里马上收工,晚上再行动。撒贝里觉得有道理,就让机器人们收工返回了基地。

到了晚上,撒贝里带着三辆采矿车和两辆运输车又来到了发现矿石的山下。

机器人们操纵采矿车上比金刚石还要坚硬锋利的挖掘铲,铲去表层不含矿石的岩石。每一铲下去,由于金属铲和坚硬的岩石剧烈摩擦,都会迸发出无数金星子,给寂寞的峡谷里增添了不少欢乐气氛。待表层没用的暗红色岩石挖去后,露出了金灿灿的矿石。挖掘铲一铲下去,这种宝贝矿石就像泥土一样被轻易装满了料斗,随着料斗抬升、移动,一大块石头滚进了运输车的车厢里。

就这样,三台采矿车不停地忙碌着,现场金星子纷飞,仿佛萤火虫大搬家。

不一会儿,一辆车的车厢里就装满了宝贝石头。随着机器人操纵挖掘铲不断轻拍,一块块宝贝石头在飞舞的火花中纷纷粉身碎骨,车厢里腾出了许多空间。紧接着一块块宝贝石头码在了腾出的空间里,紧接着又是火花飞舞的轻拍。待拍实装满后,车厢两侧变魔术似的伸出了两扇门,把那些宝贝石头关在了里面。

满载的运输车喘着粗气隆隆开走后,空载的运输车掉头倒退着驶过来继续装。

机器人们甩开膀子大干,天色发亮前已运走了十二车矿石,撒贝里粗粗一算,足够一台超光速太空飞车不停地飞上六百万光年了,于是带着机器人们高高兴兴地打道回府。

矿石采回来后,阿依尔姑丽负责冶炼。小时候,母亲早逝,又没有父亲,不幸的家庭背景使她没有机会享受高等教育,没有正式参加过工作。她不会冶金,但机器人会,她只须指挥机器人干就行。

大脑里储存了冶金专家知识经验的两位超智能机器人忙得不亦乐乎。他们从太空飞车的货舱里抬来了五个透明的精致炼炉,细看,炉身上经过磨砂处理的地方印刷着线条明快的古代人物山水画,彩色的,美轮美奂。每个炼炉约莫有煤气罐大,是由像玻璃一样透明的有机钢制成的。有机钢是蓝星人新发明的一种特种钢,无论是硬度还是强度都要远远胜于21世纪最硬的金刚石,因而这些炼炉价值不菲。

说起来,这些炼炉的前身本是豪华太空茶炉,里面有几十道过滤消毒工序,即使是再脏再臭的水,经它处理后也会变成甘甜的清泉,但现在里面的过滤消毒装置都被拆除了,改成了本值不了几个钱的炼炉,或许你会说是败家子,笑死人,可千万别忘了“在家千日好,出门时时难”的古训,身处异星他乡怎么比得了家门口,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幸亏我们的人类学家想得周到,事先一共准备了八个,否则他们在太空中可就没有甘甜的清泉可喝喽。

五个透明的精致炼炉沿洞壁一溜儿排开被安装起来,放在仿佛电磁炉的核燃料灶上。之所以用核燃料灶,是因为冶炼需要六千度以上的高温,普通方式供能很难达到。

冶炼开始。粉碎好的金灿灿的矿石通过总进料口分出的分支进入每一个炼炉,经蓝莹莹的炉火冶炼后,矿石就像积雪见了烈日一样开始不断地萎缩,与此同时一缕缕黄色气体不断地从变黑的矿石里蒸发出来,汇聚到炉顶,然后拥挤着通过管道收集到透明的太空钢瓶里,在那里气体一边冷却一边凝聚变成黏稠的液体,就像蓝星人爱吃的香喷喷的黄油,而每一个炼炉排出的黑色废渣通过总出渣口排出。由于炼炉和管道都是透明的,所以整个冶炼过程尽收眼底。

当黄油一样的东西装满一钢瓶后,就送到隔壁的房间里冷却、压缩、成型,最终黏稠的液体被制成了一根根圆柱状的超光速燃料棒,就像黄澄澄的金条。

撒贝里说每一根燃料棒足够“拯救蓝星”号连续飞上十万光年,欧阳修文和阿依尔姑丽听了,不是咂舌就是惊得目瞪口呆。

改造好的超光速太空飞车车身被喷上了“拯救蓝星”号几个乳白色大字,人们和机器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悦的表情,就像过节一样。

太空飞车外观是银灰色,铁饼形,沿“铁饼”边缘有一排圆形舷窗,乍一看,根本分不清哪是头哪是尾,但上下还是一目了然,上面凸起成圆锥形,下面像碗底。

打开舱门,来自不同星球的人们鱼贯进入蓝星人历史上第一艘超光速太空飞车里,但见到处闪着可照出人影的金属光泽,感觉像是进了豪华写字楼里的不锈钢电梯间,但质感要更加细腻坚韧,而且各处的空间要比电梯间的感觉宽敞多了。当然这种闪着金属光泽的材料不可能是不锈钢,不锈钢根本经不起超光速飞行,而是比金刚石硬度还要高一千倍却和铝合金一样轻的太空钢。

整个太空飞车比改造前扩大了四五倍,不仅各个功能舱更宽敞了,而且通信、导航、自动控制系统也比以前更加先进了,因为这些系统是撒贝里利用他们星球的技术制造的。为此,不同星球的人还产生了一个小小的争执。

撒贝里说改造后应按紫星人习惯叫太空船,叫太空飞车太土。欧阳修文不同意,说毕竟是在蓝星人基础上改造的,主要版权还是蓝星人的。阿依尔姑丽嗫嚅着美丽的樱桃小嘴,用目光支持了欧阳修文。势单力孤的撒贝里只好妥协。

太空飞车共有七层,每一层都是一些功能舱。欧阳修文、阿依尔姑丽、撒贝里从最下层的货舱依次向上面的楼层参观,心情之自豪之激动就像父母抚摩着刚刚诞生的婴儿。从一层到六层,功能舱都是分布在周围,中间是贯穿六个楼层的一个大厅。大厅之上是七楼,也是最顶层,驾驶舱就在这里。

一行欣欣然来到驾驶舱,除了那个贯穿一楼到六楼的大厅,这里就是整个太空飞车上最大的空间了,也可以说它是第二大厅。

关上舱门,第二大厅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巨大球体,仿佛蓝星上座落于高山之巅的穹隆形天文台。巨大球体的中央是正副宇航员坐的航天椅,宽敞而舒适,可以三百六十度自由旋转。沿球形墙壁一圈是控制太空飞车飞行的一些机关,这里有许多大大小小的屏幕,花花绿绿的钮子。天花板是透明的太空玻璃钢,跟蓝星人的太空钢玻璃不是一回事儿,实际上这种东西蓝星上没有,是撒贝里利用他们星球的技术制造的。太空玻璃钢是紫星人最引以为豪的材料之一,所以才用于了宇航,并且能耐受超光速飞行。

参观完,欧阳修文对撒贝里说:“谢谢我们的合作,使我们有了超光速太空飞车。”

阿依尔姑丽嗔怪的目光望着欧阳修文:“不是谢谢合作,而是谢谢撒贝里。”

欧阳修文赶紧说:“谢谢撒贝里。”

撒贝里笑了:“怎么又忘了我们的习俗啊?应该感谢的是我,而不是你们。”

阿依尔姑丽和撒贝里面面相觑,然后大笑。

当欧阳修文、阿依尔姑丽、撒贝里走下太空飞车时,熟悉的“挪亚方舟”号已经永远从岩洞里消失了,而且也永远不会再在视野里出现了,它上面大批大批的物资被堆积在地上。这些物资是欧阳修文和阿依尔姑丽在太空中生活不可或缺的,生活物资和实验物资几乎是各占一半,许多蔬菜、主食和几乎全部的水都是压缩的,因为这样既便于多带,又便于携带。机器人们忙于往“拯救蓝星”号上转移这些物资,他们有的搬运,有的驾驶车辆,有的调度,来来回回,忙得不亦乐乎。

然而庞大的太空行李堆积如山,机器人们恐怕一时半会儿也干不完。

由于高兴,由于心疼这些废寝忘食、不知疲倦的有灵性的机器们,来自不同星球的真人们也热情加入了它们的行列,动手干起来。

上一篇回2016年2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第十四章 新太空飞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