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惊险的旅途

王 佃 亮   2016-05-08 11:54:42

欧阳修文正不知所措,“拯救蓝星”号像突然停光过一段时间又猛然来光一样恢复了正常,宽阔的穹窿形驾驶舱里光子灯照得每一个角落阳光融融,操控台上一些五颜六色的小灯闪闪烁烁地宛若天上的星星。他长舒了一口气,心里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走吧,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有个声音在他脑海里不断催促着。

他果真离开了紫星。

但是,去哪里,暂时还没有想好。

“拯救蓝星”号在黑漆漆的太空中以零点九九九九倍的光速行驶,弓球大的紫星眼巴巴地瞅着渐渐远去……在视野里越来越小,并最终消失。

这时从天文望远镜里,欧阳修文发现了一个小亮点,就像芝麻粒那么大,极不显眼。所以开始他还以为是超新星爆发,可仔细看又不像,超新星爆发的颜色绝对没有这么鲜艳。这么鲜艳的颜色说明小亮点距离比较近。

忽然他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直觉——小亮点可能是绿星人的星际母舰,这一念头刚在脑海里闪过,他就感到胸腔里有个东西震动了一下,不祥的预感就像石头激起的涟漪在温暖的胸腔里扩散开来。

果不其然,小亮点正向这里缓缓运动,越来越大,越来越红,最后从里面飞出了一架架星际母舰,就像一团团火球或一盏盏灯笼,将夜空装扮得非常美丽。

欧阳修文在心里数着,一共是二十五架,刚好是一个联队。

在“拯救蓝星”号做出反应前,星际母舰群已由圆形队形变成了一字队形,像栏杆一样横在了欧阳修文面前,挡住了去路。

欧阳修文本能地掉转车头绕行,星际母舰群狗皮膏药似的跟上来,“拯救蓝星”号走,它们也走,“拯救蓝星”号停,它们也停。

这下欧阳修文闹心了:“屁股后面跟了一群狼,这可如何是好?”

他想甩掉尾巴,然而这谈何容易,经过一番冥思苦想,终于有了一条锦囊妙计。

凭经验,超光速飞行时时空会倒流,只要和星际母舰群不在同一时空,就会眼不见心不烦。欧阳修文把“拯救蓝星”号调到一百倍光速,太空飞车在黑暗的海洋里溶化着。他变回到风华正茂的青年,星光下坐在航天椅上在太空中飞驰,然而当环顾四周,不禁大吃一惊:

星际母舰群竟然和原先一样,二十五架,一架不少,通红通红的,像一盏盏灯笼。

“不可思议,”欧阳修文说,“太不可思议了!”

他以二百倍光速飞行,结果正如所料的那样变成了英俊少年,但星光下星际母舰群依旧。

“太可怕了!”欧阳修文说,“属狗皮膏药的,粘上了甩也甩不掉。”

然后以二百五十倍光速飞行,他成了咿呀学语的婴儿。

婴儿欧阳修文不知道曾经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他只知道玩,实际上他这个年龄不玩干什么?

他在航天椅里咿咿呀呀地跳跃着,就像在舞厅里蹦迪。当看到一团团鲜艳的火球,他眼睛一亮,大叫着,微笑着。“一、二、三……”他稚嫩的小手指着,奶声奶气地数起来。

高级智慧的绿星人,一个个都看傻了。他们活了几千年,还真没在哪个地方见过,一个人在旅途中能一会儿变成青年,一会儿变成少年,一会儿变成婴儿的。

“这不是奇迹是什”他们感叹。

绿星人都觉得新鲜,纷纷从星际母舰里探出脑袋来,欲看个究竟。婴儿欧阳修文误会了,以为这些毛茸茸的家伙们要跟他玩捉迷藏。由于觉得好玩,开心地大笑,拍着手,一不小心,居然射出了一道长长的尿液……

绿星人还以为对方用了什么超级武器,慌忙躲进星际母舰里逃走了。绿星人就像鸟儿,从不尿尿。

遭遇冷落,婴儿欧阳修文委屈地抿起小嘴哭了,哭得十分伤心。不过很快雨过天晴,婴儿欧阳修文趴在操控台上尽兴地玩起来。他稚嫩的小手在一些钮子上漫无目的地拧着,高兴得咿咿呀呀,自言自语。当拧到一个黄色球状钮子时,三弄两弄太空飞车又回到了亚光速飞行状态。婴儿欧阳修文变回老者欧阳修文,回到现实世界。

从监视大屏幕上,欧阳修文没再发现讨厌的红色星际母舰,不禁暗自庆幸。他似乎高兴得太早了。就在这时,天文望远镜里再次出现了那种讨厌的红色小亮点。

“又来了!”他不耐烦地说。

果然,话音未落,星际母舰群已像马蜂一样来到跟前。排成一字队形,挡住了去路。欧阳修文真想驾驶太空飞车全速撞向这伙星际强盗,哪怕弄个鱼死网破也在所不惜。然而他不能,他的事业还没完成。

他只好绕行,星际母舰群鱼贯跟在后面,就像一条大大的狐狸尾巴。

太空飞车快走,星际母舰群快走;太空飞车慢走,星际母舰群慢走;太空飞车停,星际母舰群停。就像一群紧紧盯着猎物的饿狼,总是保持那么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让人不能不担惊受怕,心里真是好不踏实。

欧阳修文明白,饿狼总要发起进攻的,不会永远保持沉默。他不停地折磨着大脑,想着脱身之计。

机器人队长安南不约而至,穿一身天蓝色运动装,戴着红色贝雷帽,怎么看都觉得精神。顺便说一下,安南已由“代队长”变成“队长”了,尽管以前人们也是叫“队长”,从没有人提“代”字,但那是出于蓝星人爱慕虚荣的习惯,就像“副主任”叫“主任”、“副院长”叫“院长”、“副校长”叫“校长”一样。晋升队长后管的事还是那些,但头衔中的“代”字摘掉了,这一变化是在大前天发生的。

那天晚上,由于安南为人仗义、各方面表现出色,在民主选举会上,除他外所有机器人不约而同地推举他当队长。安南当选后没有推辞。他说:“若有毛遂自荐者,将随时让贤。”

安南队长来找欧阳修文是要商量一件事。他想“既然是队长,就得干队长的事”,其实队长该干什么,他程序里并没有规定,像欧阳修文这样随和的人也没有想过立一些规矩,一切都是顺其自然。

见安南心事重重,欧阳修文关心地说:“安南哪,那么多杂事都是由你来张罗,辛苦了,需要休假吗?”

“噢,不,”安南摇着头,诚恳地说,“您日夜操劳,比我们辛苦,能分担一些烦恼给我吗?”

“有这句话就够了,谢谢,”欧阳修文说,“遇到了棘手的事?”

安南苦笑了一下:“屁股后面的狼群就要失去耐心了,我想应该在挥舞狼爪前先下手。”

“先下手?!”欧阳修文望着机器人和蔼地笑着,“我一直在想结束这场游戏,可苦无良策啊。看来,你好像有锦囊妙计,能说说吗?”

安南说:“‘锦囊妙计’还谈不上,‘苦肉计’倒有一条。”然后就把想法告诉了欧阳修文。

欧阳修文听后,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一个劲儿地说“不行”。

众所周知,他一向尊重机器人,从不把他们当成冷冰冰的机器,而是看成和有血有肉的人一样的人,许多事情他宁肯亲自做也不劳驾机器人。机器人主动帮助人排忧解难,他这还是第一次遇到,也许这正是他善待机器人的回报吧。

“让我去吧,炸掉这些乌龟壳。”安南急得直搓手。

犹豫再三,欧阳修文还是下不了决心。他舍不得让这么好的“人”去送死。尽管即使死了,也不存在道德问题。

“不能耽误了,要不就来不及了。”安南近乎哀求道。

“先回去吧,让我想想,会有更好的办法。”欧阳修文仍然下不了决心。

安南却怎么也不肯离去,用恳求的目光望着欧阳修文。欧阳修文不改初衷。为避免尴尬,他将目光移向监视屏幕,呆呆地望着一架架穷追不舍的星际母舰,眉头紧锁。说心里话,欧阳修文还真没有办法对付这些死神。没有办法,也不能让这些为人类立下汗马功劳的机器人去送死。

“求求您了,快让我去吧!”万般无奈,安南跪下了。

欧阳修文赶紧扶他起来,一个劲儿地说:“这是何必呢!”可他也不是不清楚,再这样僵持下去,太空飞车以及里面的一切,包括人和机器人,都会落入绿星人的魔掌。

“好吧,”欧阳修文终于翕动了沉重的双唇,“希望你们都活着回来。”

“谢谢。”安南转身匆匆离去。

“等等!”欧阳修文叫住了他,关心地问,“炸药怎么办?”

“超光速燃料啊!”安南回过头来说,“我们又不是军事太空飞车。”

“噢——”欧阳修文恍然大悟,“可以后太空飞车里用什么?”

“只用三根,剩下的足够太空飞车飞上至少三百万光年了。”安南在大脑里迅速计算后说。

“好吧,”欧阳修文说,“实在是太感谢你了!”

“可我们觉得,您对我们机器人的恩情,怎么报答都不过分,更何况我们也不想落入绿星人的魔掌。”说完,安南转身匆匆走了。

欧阳修文不放心,追出驾驶舱,还想嘱咐几句,可眨眼工夫安南就不知哪里去了。他只好返回驾驶舱,因为这里不能没有人。

像狐狸尾巴一样跟着的星际母舰群不仅没有放弃的意思,反而跟得更紧了,并且长长的尾巴甩过来,大有超越包围“拯救蓝星”号的意思。坐在操控台前的欧阳修文不由得绷紧了心弦,本能地加快了太空飞车的速度。

绿星人显然没有料到太空飞车会突然加速,动作也就稍微慢了那么一丁点儿,可太空飞车和星际母舰群之间的距离还是刷一下拉开了。天文望远镜里,弧形的红色星际母舰群顿时消失了。

欧阳修文不禁暗暗高兴。

或许人们会问,在亚光速飞行时,高级智慧的绿星人怎么反应不过来了呢?道理很简单,在茫茫太空中绿星人都是以超光速飞行,让他们以亚光速跟踪太空飞车肯定需要时间适应,就好比习惯了在高速公路上飙车的人一旦进入闹市会觉得别扭一样。

绿星人很快反应过来,开始给星际母舰加速,星际母舰群又在欧阳修文的天文望远镜里出现了,而且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望着杀气腾腾的星际母舰群,欧阳修文刚刚松弛的神经又紧绷起来。

瞅准时机,机器人敢死队开始行动了。

安南队长带着安勇、安猛从尾部冲出太空飞车,分别向弧形星际母舰群的中间和两端飞去。星际母舰群里的绿星人都注意到了这一场面,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在彼此脑海里面面相觑。然而星际母舰群刚刚加了速,距敢死队员们又是这么近,想躲已不可能了。

被死神牢牢抓住的绿星人们“嗷嗷”大叫着,毛茸茸的长手捂着灯泡大的眼睛。

携带着超光速燃料棒的敢死队员们跟星际母舰相撞,含有极高能量的黄澄澄的超光速燃料棒,先是自身发生大爆炸,继而又引发星际母舰发生大爆炸……

最初,大爆炸是从星际母舰群中部和两端开始的。但星际母舰间由于挨得过近,整个星际母舰群发生了连锁效应……这就好比你点燃了一挂爆竹,它会陆续噼里啪啦地响完。在黑漆漆的太空中,由于没有传导声音的媒介,大爆炸是无声无息的。但见耀眼的火光、残骸、烟尘,在这一方宇宙中,像鲜花怒放一样迅速向周围扩散、膨胀……远远望去,美丽而壮观!

绿星人损失惨重。一个曾经拥有二十五架星际母舰的“群”,仅仅剩了五架星际母舰,其中两架损坏严重,根本就不能飞了。这个星际母舰群本来有二百一十八名官兵,现在仅剩下那个三位数的零头,这还包括严重受伤的那个末位数。这支部队的最高指挥官——那个长着一身赘肉的大胖子群长,灯泡大的眼睛往外突突地喷着火……

“这亏吃得也忒横了!”他骂道。

大胖子群长发了疯似的吼叫着,就像受了伤的黑熊,可生气也无济于事。他本想下令继续追,用刚刚装备的新式武器——反物质炮,把蓝星人以及蓝星人的太空飞车统统炸成一道强烈的闪光,嗯,比闪电还要耀眼上千倍,让他们“尸骨不存”。就在这节骨眼儿上,总部来了一道“十万火急”的命令,要他的部队“火速行军”“驰援紫星”,说那里“战事紧”。

军令如山,再说这支部队本来就是从庚星调来增援紫星的,半路上没事想抓个俘虏,可没想到“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唉,真倒霉啊!大胖子群长连连叹息,无奈地在手下人脑海里一挥手说:“撤!”

于是,三架星际母舰载着残兵败将们匆匆向紫星飞去。

从天文望远镜里,欧阳修文看到了这一切,在为三位英勇的机器人成功而高兴的同时,也为他们的壮烈牺牲流下了悲痛的泪水。

他想,绿星人决不会善罢甘休,弄不好这是搬救兵去了,其实大可不必,就现在这个样子消灭我也没问题。高级智慧的绿星人之所以失败,完全是因为他们对蓝星人以及蓝星人创造的文明还比较陌生,干起来放不开手脚,稍微熟悉了就不会了。这就好比“黔之驴”的故事,等老虎熟悉了驴,驴的厄运也就到来了。所以,他害怕星际母舰卷土重来。

不管怎样,暂时危险是没有了,欧阳修文过于紧张的神经肌肉渐渐松弛下来,他欲静下心来好好想想该去哪里。最初打算是去黄星,可黄星在哪里?被绿星人一阵狂追,他已经迷失了方向。他反复对照着星际导航图,可始终找不到太空飞车所处的这一方宇宙在哪里,这就好比一个人误入了无边无际的原始森林,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拯救蓝星”号只好漫无目的地行驶,就像没有归宿的流浪汉。

又累又困的欧阳修文躺在宽大舒适的航天椅里,眼皮沉得抬也抬不起来。不久,从椅子里传来了如雷的鼾声,已整整三天两夜没合眼的他香甜地进入了梦乡……

也不知过了多久,驾驶舱内忽然响起了凄厉的警报声,在万籁俱寂的太空飞车里,就像隆冬里西北风撞击着光秃秃的树枝一样令人毛骨悚然。正在梦里被绿星人追击的欧阳修文顿时醒来,心里说:“难道绿星人又来了?”

他本能地从天文望远镜里观察,奇怪啊,太空飞车周围没有星际母舰,也没有其他飞行器,是不是眼睛太疲劳了?他擦了擦眼睛仔细看,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太空飞车前方出现了一些宇宙尘埃,像雪花一样在不远处的太空里飘飘荡荡,太空飞车不能硬冲过去,停止了航行。

这些宇宙尘埃虽然只有雪花那么大,最大的也只有指甲盖儿那么大,可是你万万不能小瞧它们。由于太空飞车以接近光速飞行,一旦撞上这些宇宙尘埃,表面就会像机关枪扫过一样变成筛子,或马蜂窝。这就好比空中飞车害怕飞鸟,每年在蓝星上总有上百架空中飞车被飞鸟撞伤或撞毁。停车坪及每一台两栖飞车、空中飞车、太空飞车都抢着为五花八门的驱鸟装置买单。有一种驱鸟装置是模仿巨蟒捕食时的叫声,当然是放大了成千上万倍,据说“飞鸟听了会肝肠欲裂,举家落荒而逃。”即使是这样,每年仍会发生飞鸟肇事造成机毁人亡的事故,其实肇事飞鸟就像酒后出了车祸的司机。它们并非活腻了,可悲剧发生的那一瞬间,它们已说了不算。

罕见之事总会觉得神奇,星际旅行就是这样,不是鸡蛋怕石头,而是石头怕鸡蛋。

看着像草丛里蚊子一样又多又密的宇宙尘埃,欧阳修文冷不丁出了一身冷汗,心里说:“惹不起还躲不起嘛。”他赶紧调整航向,让太空飞车绕过了那一片禁区。

“拯救蓝星”号仍漫无目的地飞驰,欧阳修文又甜甜地进入了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欧阳修文再次被凄厉的警报声叫醒,他揉着惺忪的睡眼嘟囔道:“又出什么事了?难道又遇上宇宙尘埃了?”他打开天文望远镜观看,星海茫茫,没有发现哪里异常啊。

警报声仍凄厉地响,一阵紧似一阵,令人胆战,令人心慌。

欧阳修文只好更加细心地搜寻,就像外科医生做手术,一丝不苟,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每一处可疑的空域都要放大,恨不得掰碎了放在显微镜下看。即使这样,他仍没有找到危险源。

这是多么可怕哟!

他开始纳闷儿:“难道是仪器出故障,谎报了军情?”这种情况不是不可能,但发生概率就像吃鱼被刺卡住喉咙那样小,说实在的,在星际旅途中他还没有遇到过。第六感觉告诉他,仪器根本没问题,太空飞车的确遇到了危险。这种危险是暗藏的,还相当严重。

众所周知,普通天文望远镜只能看见发光的天体,对不发光的天体视而不见。为了看到不发光的天体,欧阳修文在普通天文望远镜上加了一个超级滤光片,之后重新观察。真是,不看则罢,一看欧阳修文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就在“拯救蓝星”号正前方不远处,飘着一个黑洞,体积足足有五六个小阳那么大,仿佛蓝星南极海洋里的冰山。众所周知,黑洞是宇宙的陷阱,过往的太空飞行器也是它的猎物。没有太空飞行器不害怕黑洞的,就是神秘的紫星人的太空船、绿星人的星际母舰,也会躲避三分。

这个庞然大物就像看不见的魔鬼,正张着血盆大口贪婪地吞噬着周围一切:星光、星际云、宇宙尘埃、小行星、彗星、流星……就像一个无底洞,再多的东西也填不饱那海纳百川的肚皮。

在黑洞吸引下,“拯救蓝星”号仿佛被施了魔法一样悄悄滑向它的怀抱。欧阳修文猛然发现后,赶紧改变航向挣脱出来。心里说:“真悬啊!”

他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

黑洞就是这样,仿佛夜行贼,喜欢偷偷摸摸地干,让你防不胜防。

逃离魔掌后欧阳修文仍心有余悸,他想幸亏及时发现,否则的话,嗯……恐怕早就成了黑洞口里的美味啦,说不定这会儿正在它肚子里排队等着消化哪。

上一篇回2016年2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第二十章 惊险的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