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着陆黄星

王 佃 亮   2016-05-08 12:07:02

欧阳修文万万没有想到,在遥远的太空迷失方向后会遇到撒贝里和阿依尔姑丽,本来他还以为今生今世再也见不到他们了哪。更让欧阳修文感到欣慰的是,阿依尔姑丽竟然找到了她的外星人爸爸,真是三伏天下大雪——奇迹。

“总算没有跟我白来一趟,”欧阳修文说,“真为你们父女团聚高兴。”

撒贝里道:“当初欣喜若狂,可现在高兴不起来了,母星亡星。”

阿依尔姑丽叹了口气,大骂绿星人“强盗”。

沉默,“拯救蓝星”号宽敞的会客厅里空气凝重,然后阿依尔姑丽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欧阳修文,说:“分手后,我一直为你担心。”

“谢谢,其实我也惦记着你们。” 欧阳修文道。

撒贝里已渐渐从亡星的悲痛中解脱出来,喃喃地说:“本来我还以为你们都走了哪,留下来等我,真让我感动。”说着泪水就像屋檐上的雨滴一样簌簌落下来。

阿依尔姑丽对父亲说:“是欧阳教我留下来的,按照我们那里的风俗,应该感谢人家。”

欧阳修文揶揄的眼神看了阿依尔姑丽一眼,心里说,何时起我成了外人。

撒贝里嗫嚅着樱桃小嘴就要感谢,欧阳修文立刻制止了,说:“既然是过去的事了,就让它过去吧,关键是眼下怎么办?我迷失了方向,好像走在原始森林里,出不去了。”

撒贝里说看出来了,随后向欧阳修文解释道:“这里的太空,我们紫星人称为‘魔鬼地带’,或神秘的‘51区’,太空船在这里莫名其妙地出事自古以来就有。”

欧阳修文不禁问:“那你还敢闯进来?”

撒贝里说:“被绿星人追急了,慌不择路。”

欧阳修文笑了,说:“噢,我也是。”

阿依尔姑丽插话道:“这很像蓝星上的百慕大,既神秘,又诡异。”

欧阳修文点点头然后问撒贝里:“有没有办法出去?”

撒贝里说:“我的船上有紫星人发明的最新式的导航仪,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迷失方向,可整个魔鬼地带有一亿立方米,能不能清醒着出去还很难说。你跟着我的船走,但不能保证一定能冲出去。”

欧阳修文说:“除此以外,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于是,三人上路,太空船在前面,“拯救蓝星”号紧随其后。

他们幸运地走出了魔鬼地带,欧阳修文找到了一度迷失的方向。对照星际导航图,已能说出哪里是蓝星、哪里是紫星、哪里是黄星,以及现在所处的星空。

欧阳修文想应该去哪里呢?紫星已成了不堪回首的往事,至少是现在没有时间去想它了,而且经过一番折腾,珍贵的超光速燃料也消耗得差不多了,再去遥远的星球已不可能。这里离黄星倒不是很远了,再说与紫星相比黄星本来距离蓝星就近,当初他就是准备去黄星,只是热心的撒贝里极力推荐,说黄星是一个荒凉不开化的星球,才动了心去的紫星。其实撒贝里是外星人,用外星人的眼光看宇宙,黄星到底怎样,也许只有亲自去一趟才知道。

打定主意后,欧阳修文通过森星通把想法告诉了撒贝里,撒贝里说想去蓝星。欧阳修文又问阿依尔姑丽,阿依尔姑丽说:“我心里很矛盾,既想帮助你的事业,又想跟爸爸回去找妈妈。”

欧阳修文说:“反正我的事你也帮不上忙,还是跟你爸爸回去,合家团聚吧。”

阿依尔姑丽嗫嚅着,颇有些难为情。

通达的父亲对女儿说:“你的事完全由你决定。”

阿依尔姑丽想了又想,然后对父亲说:“欧阳一个人去黄星,我不放心,能不能送他一程?”

撒贝里高兴地说:“我也是这么想的。”

之后阿依尔姑丽问欧阳修文:“行吗?”

欧阳修文笑了。

这样“去哪里”的问题迎刃而解。

欧阳修文想熟悉一下黄星。就让太空飞车自动驾驶,打开夸克脑接通蓝星上网络,查阅有关资料。令人高兴的是,黄星比蓝星略小,跟蓝星一样被一层大气包裹着,大气成分和蓝星差不多,就连跟本星系恒星之间的距离也与蓝星跟小阳之间的距离差不多,另外,黄星的气候和蓝星相似,四季分明,有液态水。

众所周知,水是生命之源,有了水许多事就好办了,欧阳修文高兴得一拍大腿,说:“不去黄星去哪里?!

听了欧阳修文对黄星的介绍,阿依尔姑丽和撒贝里也非常高兴。

为了节省宝贵的时间,撒贝里建议全速前进,欧阳修文犹豫了,心想,“拯救蓝星”号的最大速度是三百倍光速,当以二百五十倍光速飞行时,我变成了咿呀学语的婴儿,若以三百倍光速飞行,我还不变没了?

他问撒贝里:“这个问题,紫星人是怎么解决的?”

撒贝里说:“紫星人的太空船可以阻止时空倒流,里面的人即使超光速飞行也不会有变化。”

欧阳修文说:“明白了,这等于没说。”又问阿依尔姑丽。

阿依尔姑丽说:“反正我感觉超光速飞行就像做梦,总要回到现实中来。”

欧阳修文点点头,知道该怎么做了。

他同意全速前进。“拯救蓝星”号飞在前面,紫星人的太空船紧随其后。

欧阳修文把太空飞车预设成三百倍光速,同时启动了太空服里的超级速冻装置,半秒钟后温热活跃的他变成了僵硬的冰人。冷冻速度之快,欧阳修文只是感觉浑身骤然凉了那么一下,就像被麻醉师实施全麻一样整个失去知觉,仿佛冬眠的动物。其实“速冻宇航员”就像冰箱里的速冻饺子,是蓝星人在遥遥星际旅行中常用的技术。它可以减少无谓的能量消耗,节约生命。

全速飞行后,“拯救蓝星”号和太空船消失在了黑漆漆的太空里,偶尔可以听到说话声,那是撒贝里和阿依尔姑丽父女俩在拉家常。不知过了多久,太空飞车忽然回到亚光速飞行状态,驾驶舱里悦耳的警报声唤醒了冰人。

欧阳修文慢慢从休眠中苏醒过来,打着哈欠,伸着腰肢,浑身凉飕飕的,过了一会儿体温才恢复正常。他还以为到了黄星,拿出星际导航图一看才知道,刚刚走了还不到一半。

这是怎么回事?反复检查后发现偏离了航向。本来太空飞车进入无人驾驶后,能自动校正航向,自动避开流星、小行星、宇宙尘埃还有其他危险物质撞击,但由于绕障太多,误差越积越大,终于无法自动校正了。这个问题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如果不及时校正,说不定连人带船会钻进黑洞里。他及时校正了误差,继续超光速飞行,又变成了冰人。

相当于蓝星上几天几夜后,太空船里的父女俩聊累了,女儿在不知不觉中睡着,躺在父亲怀里。父亲则一个大脑半球休息,一个大脑半球驾驶太空船。

太空飞车、太空船好比看不见的火车,在亘古至今的时空隧道中穿行,黑暗中仿佛传来火车碾过铁轨发出的连续而有节奏的吧嗒声,就像大雨天屋檐上落到地面的水滴发出的声音,美妙而奇特。

假若宇宙中有四季,火车在马不停蹄地行驶了两个春夏秋冬后,终于要进站了,悦耳的警报声唤醒了冰人。欧阳修文慢慢复苏,就像经历了漫长的冬眠后在春天里欣欣然醒来的动物,舒展着腰肢,眨巴着眼睛……

太空飞车已不再超光速飞行,正以亚光速接近近在咫尺的黄星。

其实黄星既不同于撒贝里所说的,也不同于欧阳修文想象的。它是一颗美丽的星球:绿色的云朵,黄色的海洋,青色的陆地;海洋占了百分之六十以上,其余是陆地,陆地上有零星的湖泊、蜿蜒的河流、曲折的山脉,没有太高的山峰、大块的平原、绿色的植物。地貌基本上是丘陵山区,海洋中有许多岛屿,高山都集中在那里。

撒贝里出现在欧阳修文脑海里问:“是否已准备好着陆?”

欧阳修文说:“准备好了,随时可以。”

撒贝里说:“那,你在前,我跟着。”

“拯救蓝星”号进入黄星大气层,在强大的引力场作用下加速向地面驶去,在黄色天空中划出一道美丽弧线,仿佛陨落的流星。太空飞车没有失控。太空船就更不会了,甚至都没有在大气中留下任何飞行痕迹,只是一团湛蓝的火球,突然在空中出现又突然消失,在另一个地方,又突然出现。

天外来客们不急于着陆。他们在黄星上空环绕黄星飞行着,一方面找一个合适的着陆场,另一方面近距离地观赏一下这颗星球。

像人造卫星一样飞了几圈后,发现黄星跟蓝星有众多相似之处。颇为重要的是,这个星球上有丰富的水源,按理说应该有丰富的生命,甚至智慧生命——黄星人。

欧阳修文想,假如有黄星人的话,必须十分小心。毕竟是不请自来,在人家地盘上,受不受欢迎还很难说。也许仅仅是小心还不够,还必须了解黄星人,了解他们的文明,学会和他们打交道。

再三考虑,又经商量,欧阳修文的“拯救蓝星”号率先着陆在波澜不惊的大海上,就像往盛有橙汁的玻璃杯里丢进一块冰,理所当然地激起了水柱和浪花。凭感觉欧阳修文知道,黄星上的大海海水浓度很高。当然,海水浓度高并不见得妨碍生命生存,这就好比在蓝星上,盐湖里不是照样有细菌嘛。

“拯救蓝星”号漂浮在海面上,欧阳修文一颗悬着的心这才终于落地。落了地也不踏实,总是惦记着太空船“嘭”的一声着陆。就在等的时候,太空船着陆了,无声无息,就像从天上掉下一团棉花。既没有激起水柱,也没有荡起浪花,这使欧阳修文多少有点失落。

这种心绪很快就被外星旖旎的风景一扫而光。

欧阳修文欣赏着鲜黄的大海,感觉自己正漂荡在一杯奇大无比的橙汁里。这杯橙汁你不能喝,只能欣赏。

夕阳西下,黄昏就要降临,鲜红的晚霞布满西方天空。太空飞车、太空船都成了真正意义上的船,在海洋里航行着。

天黑以前,天外来客们要找一个安全的栖身处。

在落日的余晖里,海面上泛着粼粼的波光。望着一望无际的海面,欧阳修文想,既然在这里待一段时间,也许还是一段较长时间,就必须弄清这个星球是否安全,这里有没有不友好的土著人,假如有,该如何相处……他一路寻找着生命还有生命创造的文明,哪怕是蛛丝马迹。

让这位蓝星上鼎鼎有名的人类学家失望的是,这里看起来十分像蓝星,却没有发现动物、植物、人类,至少是从表面上,黄星是一颗与生命无缘的星球。为保险起见,欧阳修文仍穿着与外界严格隔离的太空服,怕感染上那些看不见却又致命的病毒和细菌。蓝星上曾有先例,在外太空探险的宇航员一不小心带回了烈性病毒,结果使几个城市遭受灭顶之灾,成了一堆堆废墟。你不能对一颗陌生星球有丝毫马虎。

蓝色的太空船漂浮在黄色的海面上,仿佛一团火球。跟欧阳修文一样,坐在里面的父女俩也是第一次来黄星,美滋滋地欣赏着视野里的一切,感觉就像到了画里。

不久欧阳修文视野里出现了一座光秃秃的海岛,岛上红色的山脉层峦叠嶂。他眼睛不禁一亮,打开望远镜观察起来。漫山遍野的火红的东西像麦浪一样起伏着,宛如天边云霞,壮观而美丽。

欧阳修文心池里仿佛扔进一块石头,荡起了一层层涟漪。他很快发现,无论是山里还是海上都没有喳喳叫的海鸟的踪影,水里也没有鱼虾跃出,实际上一直到现在,连只蚂蚁大小的动物也没发现,研究人类学的科学家不禁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真是一个奇特的星球!”他由衷地发出这样的感慨。

海洋是生命的摇篮,按说海水里应该生活着各式各样的生物,现实却是这样令人失望,真是不可思议。

他转念一想,这里毕竟是外星,跟蓝星不同,也许小米汤一样的水面下生物繁荣,也许其他生物繁荣,匆匆下结论为时尚早。

驶近海岛,就像船儿进了港湾,这时火红的东西越来越清晰了,像珊瑚,像苔藓,像地衣,它们顽强地长在青色的岩石上。

研究人类学的欧阳修文想,这火苗一样的东西是外星生命?嗯,说不定。是动物还是植物?这都有可能。在蓝星上,有的动物像植物,比如说海葵,附着在礁石上,像葵花。也有的植物像动物,比如说猪笼草,能够捕食昆虫。

经验告诉欧阳修文,凡事不能轻易下结论,否则就要后悔。

太空飞车抛锚后,欧阳修文上岸。黄星大约只有蓝星的六分之五大小,穿着太空服的欧阳修文一踏上黄星大地,感觉就像穿着棉衣走在冬天的戈壁荒滩里,并没有太多不便。假如脱去太空服,走起路来肯定是健步如飞了。

欧阳修文几多激动,又几多恐慌。这里毕竟是异星他乡,就像到一个陌生人家里做客,拘谨、放不开是在所难免的。他不自觉地往后看了一眼,就像身后有个庞大的亲友团。猛然发现,太空船已不知所踪。父女俩一定是到什么地方玩去了,不用管他们,到时候会回来。

雪白的靴子在松软的海滩上踩出深深的脚印,咯咯的声音夹杂着海风不断传来,这种声音犹如跑长途的马脖子上系的銮铃,驱散了旅途疲劳……

这里的海滩像广场一样辽阔,足足有两三千米才能上岸,坡度很缓,显然这是海洋萎缩以后退出来的海床。海滩是暗红色的,就像宫殿的红墙,海滩上是细腻的沙子,偶尔点缀着大块的卵石。卵石上没有粘着牡蛎、贻贝或是其他海洋生物,这与蓝星不同。

海滩上没有人的脚印,也没有动物行走的痕迹,看来好像是一片原始的处女地。在傍晚的光照下,红色的沙子散发着彩色光芒,煞是美丽。

让欧阳修文惊喜的是,在远处的空中居然还出现了海市蜃楼,发着蓝莹莹光芒的太空船停在峭壁下,撒贝里父女俩正在海滩上戏水玩耍。他朝着那里笑了笑,心里说,父女情深,有血缘和没有血缘就是不一样。他想,要是时间充裕就好了,到处游览一番,欣赏一下外星风光。

他喜欢旅游,在蓝星上他每年都要到海滨度假,晒小阳,玩海浪,为生命充电。而现在,他眼前阳光融融的沙滩一望无垠,就属于他一人。他完全可以躺在这里休憩一会儿,享受一下这一方天地的宁静,倾听一下外星大地的脉搏。然而他不能,必须先干事业。

脑子里这样想着,人已在不知不觉中上了岸。

岛上是连绵不断的山脉,山不高,也不陡,像一条条巨蟒逶迤着消失在天边,留下了模模糊糊的影子。来到山下,欧阳修文发现,那漫山遍野的火红的东西原来是植物,挺像蓝星上秋天里盛开的一串红,在清凉的海风吹拂下,一片片“一串红”掀起一层层波浪,看后令人心旌摇荡。

他心血来潮,半蹲下研究这种奇异的外星生命。发现跟蓝星上的植物不一样,“一串红”不是生长在土壤里或是岩石缝隙里,而是生长在岩石上,根部像小麦一样是须状,每一根须的末端是膨大的吸盘,依靠无数像章鱼脚上那样的小吸盘,红艳艳的植株牢牢地吸附在岩石上。

真是难以想象,石头里有什么营养?

除须状根外,这种植物纤细而柔韧,有点儿像金针菇,但没有金针菇那么光滑,而是像沙漠里仙人掌那样浑身长着细小锋利的刺,看后让人起鸡皮疙瘩。

欧阳修文不禁对外星生命产生了浓厚兴趣。他用随身携带的太空刀剪断了一株植物,里面流出了鲜红的汁液,汁液流尽后,整株植物立刻萎缩了,蔫得就像炒熟的空心菜。

欧阳修文想,说这种外星生物是植物实在过于武断,也许它是一种动物,甚至是外星人,只是智慧程度较低而已。星球环境不同,生命的概念会有差异,你不能用蓝星上动物、植物和人的模式来生搬硬套外星生物,也不能像在自家院子里随便拔掉一棵野草那样来对待一种外星生命,那样弄不好会招来一些恶果。

于是,他试着跟“一串红”交流:

“嘿,你好,我是蓝星人欧阳修文。”

红色生物在微风中摇曳,发出沙沙的声响。

“嘿,黄星人,你好!”

红色生物仍然沉默。

欧阳修文想,这种红色生物可能不是人。如果是人的话应该懂得沟通,既然不会沟通,就说明没有智慧,没有智慧的生物甚至都算不上高级动物,就更不用说人了。显然,黄星是一个有生机有活力的星球,并不像一开始想的那样。既然发现了一种生命,按照蓝星上的规律,肯定还有其他生命,甚至黄星人。

想到这里,欧阳修文站起来,拍拍手,向远处眺望,想知道黄星人在哪里。

可以想象,黄星人既不同于紫星人,也不同于绿星人,更不同于蓝星人,至于长什么样也许只有碰上后才知道。不过欧阳修文暂时还不想碰上黄星人,他对他们还太陌生,怕引起误会和麻烦。

不知不觉间,夕阳就要消失在天边,在落日的余晖里,海面上泛着粼粼的金色的波光。

撒贝里父女俩回来了,蓝莹莹的太空船出现在空中,欧阳修文见了,一边向空中招手,一边匆匆返回“拯救蓝星”号。

太空船悄无声息地降落在海面上,停在“拯救蓝星”号一旁。撒贝里和阿依尔姑丽走出太空船,兴奋地向赶回来的欧阳修文走去。

在金黄色的沙滩上,三人相遇,热烈地拥抱在一起,欢呼着,庆祝着。

黄星体积小,又没有蓝星上弓球那样的卫星牵制,自转速度快,天短夜短,尤其是在这个季节,白天像燃烧的蜡烛,特别不经用。

夜幕降临后,不速之客们在就近的山顶上生起了篝火,大家席地而坐,商量着今后的打算,通红的火苗映着每一个人的脸庞。

篝火越燃越旺,穿着太空服的天外来客们被烤得暖烘烘的,从心里往外冒着热气。他们的血液就要沸腾了,就像此时此刻的心情。他们情不自禁地手挽起手,围着篝火欢快地跳起了圆圈舞。虽然没有音乐,但宇宙中最美妙的音乐却响彻在每一个人心里,每一个人脑海里……

不知不觉地,夜色越来越深了,外星仙人掌燃烧后迸发出的小金星仿佛长了翅膀一样,在夜色中飞来舞去,扑灭在太空服上,扑灭在黑暗中,然后不见了。

一夜狂欢,天亮后大家分手,撒贝里父女要去蓝星。

同甘共苦了这么久,一旦分手,心太软的欧阳修文免不了老泪横流。善解人意的阿依尔姑丽想安慰欧阳修文,却又不知说什么好,说心里话,她真舍不得离开欧阳修文。她惦记着他的健康,惦记着他的事业。

她征询的目光望着撒贝里说:“爸爸,要不,让我留下来?”

撒贝里说:“留下来当然可以。”

欧阳修文不同意,他不忍心让刚刚团聚的父女再分开。见欧阳修文态度坚决,她也就不好再勉强了。

不知不觉地,一轮朝阳从东方海平面上露出了笑脸,篝火燃完后红彤彤地闪着余烬。蓝莹莹的太空船依依不舍地起飞了,在空中盘旋着,盘旋着……仿佛恋巢的鸟儿,半晌才消失在柠檬黄色的天空里。

站在松软辽阔的沙滩上,欧阳修文向着太空船消失的地方轻轻地挥着手,久久不肯离去。

上一篇回2016年2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第二十二章 着陆黄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