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荧星蒙难

王 佃 亮   2016-05-08 12:07:05

从夸克脑互联网上,欧阳修文知道附近的山区有超光速矿石,但网上却没有提到这种宝贝石头的蕴藏量,以及超光速燃料的丰度,这些最终会关系到矿石的开采会不会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然而对于走出蓝星家园的欧阳修文和阿依尔姑丽来说,在浩渺的太空中,风险早已习以为常,所以他们毫不犹豫地做出决定,立即寻找这种石头。

白天是危险的,欧阳修文和阿依尔姑丽就蛰伏在洞里。熬到小阳下山夜幕降临后,两人匆匆趁着荧星淡薄的夜色出发了。他们戴着夜视镜,穿着太空服,开着敞篷天体旅行车。为提高效率,两人商定分头行动,阿依尔姑丽选了左面的山区,欧阳修文去了右面。

车子碾过仰望是一条缝儿的峡谷,压得碎石焦急不安地发出咔嚓的声音,这声音回荡在欧阳修文繁忙的脑海里,就像音乐一样松弛着他兴奋的神经,他一边开车,一边想:“宝贝石头在哪里呢?”

在蜿蜒狭长的峡谷里,星光毛毛雨般倾泻下来,落在黑暗中,然后倏然不见了,但倾泻在头盔里夜视镜上的星光,却使欧阳修文看到了周围的世界,尽管被染上了一层仿佛嫩芽的淡淡的绿色。峭壁上,机器人安勇不停地攀爬着,宛若行动灵活的巨蜘蛛,他同时用看不见的声波和看得见的红光探测超光速矿石。

从表面看来,安勇跟安静医生不一样,他是野外工程型机器人,五脏六腑都是冰冷坚硬的钢铁,而不是温热柔嫩的血肉,但安勇外表酷似蓝星人,一米九八的个头儿,力大无穷,一个人能轻易地举起几十吨重的小型太空飞车。要是让他参加奥运会,举重比赛,冠军非他莫属。

另外,安勇和阿依尔姑丽使用的机器人安猛是双胞胎兄弟,是从同一家机器人公司订购的,当时正赶上老板儿子娶媳妇,给打了个九五折。

欧阳修文明白,安勇之所以能够爬行,是因为他既拥有壁虎的吸盘又拥有螃蟹的利爪,当他直立行走时,这些东西都是要收回身体里的,就像猫爪一样。这时安勇蓝色的大眼睛里放射着红光,在荧星冰冷的岩石上像荡秋千一样来回移动着,将探测信息不断发回天体旅行车上。车上有块巴掌大的屏幕,白底蓝色的数字不断显示着有关宝贝石头和超光速燃料的各种数据。看着不断刷新的阿拉伯数字,欧阳修文皱了皱眉,遥控安勇飞下来,去峡谷里探测。

午夜时分,安勇已探测完了两千六百平方千米的山谷,欧阳修文轻轻叹了口气,结果就可想而知了。他想知道阿依尔姑丽那边的情况,于是通过夹在耳朵上的森星通跟她联络。

“阿依尔姑丽,阿依尔姑丽,我是欧阳修文。”

“我是阿依尔姑丽,我正在离基地大约五十千米的一个狭长山谷里,没有迹象表明,这里有你说的那种宝贝石头,欧阳,你在哪里?”

“我在峡谷里,我这里也没有。”

“那怎么办?”

“再往前看看?”

“好吧。”

挂断森星通,欧阳修文走出峡谷,来到一处开阔的山坡。星星仿佛生长在天幕上的一簇簇野花,随风摇曳;冷森森的星光下,山的轮廓依稀可辨。凭感觉,欧阳修文知道,这里也不大可能有超光速矿石,就没有让安勇下车探测。

天体旅行车在大山脚下行驶,压出的车辙像蛇一样拖在车子后面。为安全起见,欧阳修文关闭了所有灯光,但依靠模仿蝙蝠的超声波定位装置,车子仍能灵活地躲过横七竖八的岩石。不久欧阳修文来到了一座酷似公牛的大山脚下,把车停下后,他让安勇下去探测,结果一无所获。欧阳修文不甘心,又接连让安勇探测了几个山洞,结果同样令人失望。

这时,天色越来越淡,仿佛被清水稀释了似的,欧阳修文这才不得不接受了现实,对这一片山区不再激情燃烧。

“唉——”他长叹一声,顺手关掉了爬上车后坐在他身旁的安勇的动力。他何尝不明白不该迁怒于一台忠实的机器,但他实在控制不住了,一个大活人有一肚子的烦恼,总不能无处发泄啊。他想可能是找的地方不对,阿依尔姑丽是外星人后裔,有外星人的超感觉能力,可能会比较幸运。

“阿依尔姑丽,阿依尔姑丽……”欧阳修文呼叫。

“我是阿依尔姑丽,”一个疲惫的声音说,“我在半山腰,正向山顶寻找。”

“有吗?”

“很糟糕,你呢?”

“不理想。”

“我在峭壁上发现了丰度很低的矿石,但是,开采价值不大。”

“我这里也不妙,可能是没有找对地方。”

“我也是这么想的,小阳快要升起来了,要不,先回基地?”

“好吧,明晚接着找。”

挂断森星通,阿依尔姑丽不停地捏着遥控器回收安猛,忽然她那外星人血缘赋予的超感觉又被激活了,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声音告诉她,一种实实在在的危险正向她袭来,尽管她不清楚危险源在哪里,但却强烈地感觉到了危险的存在,她本能地打了一个寒战,随即一股凉气顺着脚尖向头顶袭来。

本来,一个女孩子单独在荒山野岭里作业,又是在黑夜,紧张、恐惧是难免的,尤其是有了这种不祥的感觉之后,她一边催促安猛尽快下山,一边自觉不自觉地抬头向四周张望,结果有好几次,她看到一种有四肢但没有脑袋的外星动物,正张着血盆大口向她扑来。

她吓得闭上眼睛大喊,然而随着时间流逝,危险却始终没有发生。她慢慢睁开了眼睛,细看才知道原来是产生了幻觉,所谓的外星动物只不过是一些奇形怪状的陨石,“虚惊一场!”她说,“都是自己吓唬自己。”

压在她心口的一块石头这才落了地。

当天空中出现了鱼肚白时,安猛蹒跚着终于回来了,他们上车,然后一路颠簸着下山。在险峻的环形山脚下,天体旅行车像马儿一样飞驶。

一想到就要见到欧阳修文了,阿依尔姑丽禁不住有些兴奋,紧绷绷的神经渐渐松弛下来。她欣赏着美景,脑海里响彻着欢快的音乐。

这时在遥远的天际,一座光秃秃的山顶上正像浮冰一样飘过一片乌云,镶着金边,闪着橘红色亮光。亮光越来越强烈。忽然,一架橘红色星际母舰从里面赫然冒出来,放射出比正午的阳光还要耀眼的光芒,把周围辽阔的山野照得一览无余。

在阿依尔姑丽毫无防备时,星际母舰悄然向山谷扑来,好像早已发现了目标的雄鹰。阿依尔姑丽赶忙驾车逃离。星际母舰一个俯冲,呼啸着从她头顶掠过,然后稳稳地停在前面,挡住了道路。

阿依尔姑丽急了,慌忙掉头向相反方向开,但车轱辘还没有转完一圈,星际母舰又横在了前面不足五米远的地方。

见此情景,阿依尔姑丽大惊失色,她想这应该就是刚才预示的危险了。

她明白,既然来了,怕也没用,今天恐怕是在劫难逃了,与其被他们抓住活活受罪,还不如跟他们拼了,于是她驾车全速向星际母舰撞去。

然而就在车子即将撞上星际母舰的一刹那,那些毛茸茸的家伙们又非常从容地驾着星际母舰走了。其实绿星人也知道,天体旅行车撞星际母舰无异于飞蛾投火,星际母舰本身不会有丝毫损伤,但人家不想要这个虫儿死,想抓个活的带回去像青蛙一样解剖,因为他们早已看出了这个虫儿是具有某星血统的混血儿,想研究外星基因怎样在虫儿们身体里开花结果。

阿依尔姑丽尽管有时具有超感觉,但也不知道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绿星人是怎么想的,见撞不着星际母舰,她非常恼火,一边慌忙减速,一边寻找目标。星际母舰紧跟着追上来,死死咬住天体旅行车不放,就像草原上饥饿的野狼纠缠着迷途的羔羊。阿依尔姑丽无奈,心想在这种时候绝不能贸然回基地,否则会引狼入室,她只有在旷野里和星际母舰周旋,于是她驾车朝远离基地的方向驶去。

可笑的是,头脑发达的绿星人就像跟屁虫一样,紧紧追着不放。天体旅行车实在是太近了,星际母舰里放射出的强烈光芒把阿依尔姑丽弄得头晕目眩,大汗淋漓,若不是由于蓝星人最新式的太空服保护,也许她早就在万丈光芒中变成一粒粒尘埃了。

她再也不想跟绿星人玩这种猫捉耗子般的游戏了,因为她十分明白,再这样下去被他们抓住不过是迟早的事,与其被他们抓住忍受强暴,还不如一死了之。哼,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既然撞不上星际母舰,那就换种死法。想到这里,她开足马力,全速撞向山脚下一块巨大的陨石。

风驰电掣般的天体旅行车与河床里巨大的陨石相撞,刹那间起火爆炸了。爆炸产生的强烈冲击波把阿依尔姑丽和安猛抛出了几十米高,然后伴随着天体旅行车的碎片又从空中落下。安猛摔在了山坡坚硬的岩石上,已是残胳膊断腿,而阿依尔姑丽跌进了一个陨石坑里。

还算幸运,这是一个古老的陨石坑,年复一年从别处吹来的沙尘几乎把它填满了,因而里面十分松软,再加上太空服本身的保护,阿依尔姑丽这才勉强捡了一条命,尽管如此,由于强烈的撞击,她还是昏死了过去。

星际母舰一路寻找着过来,当发现阿依尔姑丽后降落在了陨石坑旁。一个眼睛像灯泡、长着一对又大又长的耳朵、浑身毛茸茸的家伙从星际母舰里出来,大摇大摆着来到阿依尔姑丽身旁,先用短腿踢了踢她,见没有任何反应,又伸出又长又尖带蹼的黑手到处轻轻地拍她,那样子仿佛在挑西瓜,然而让这个家伙失望的是,蓝星人没有任何反应。

绿星人耷拉着脑袋,相当优雅地拍拍手,似乎是抖掉不洁之物或晦气,然后又自言自语地呱呱叫了几声,由于说的是母语,听不懂,但看表情像是表达遗憾。

绿星人肯定认为阿依尔姑丽死了,便丢下她来到山坡上的安猛身旁,显然超级智慧的绿星人也把安猛当成了和蓝星人一样的蓝星人,并用研究阿依尔姑丽的办法来研究安猛,结果就更是失望。原来机器人的大脑里有一个假死程序,当遇到危险后会自动肢解,一动不动地装死,危险过后又会重新装配自己。

看着身首分离的安猛,绿星人又呱呱叫着,最后他捡了一些天体旅行车碎片转身上了星际母舰,星际母舰眨眼消失得无影无踪。

寂寞荒凉的山谷里又恢复了宁静,气氛却令人窒息。

比阿依尔姑丽幸运,欧阳修文顺利返回了基地,躺在新太空飞车的驾驶舱里,一边休息,一边等着阿依尔姑丽回来。可是左等不来,右等不来,联系也联系不上,他着急了,不知道阿依尔姑丽出了什么事。外面,阳光肯定已经洒满了漫山遍野,要是不能及时找到她,那可太危险了。他决定去找阿依尔姑丽。

在离开基地大约五十千米后,欧阳修文远远地看见机器人安猛背着阿依尔姑丽踉踉跄跄着回来,就知道出事了,心里本能地咯噔一下,赶忙加快车速迎上去。与此同时,安猛也认出了欧阳修文,加快步伐走着。待来到跟前,欧阳修文发现,安猛遍体鳞伤,胳膊断了,腿一瘸一拐的,样子非常难看。

停车后,欧阳修文问安猛到底出了什么事,安猛说遇到了绿星人,然后就这样了。

欧阳修文明白了,对安猛吩咐道:“上车吧,回基地。”安猛忠实地答应着,抱着阿依尔姑丽上车,坐在欧阳修文身边。

天体旅行车以最快的速度返回了基地,安勇帮着消除洞外一切痕迹,之后紧紧闭上了岩洞大门。

明亮的光子灯下,阿依尔姑丽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满了花花绿绿的管子和电线。她脸色苍白,嘴唇发紫,呼吸微弱,一双美丽的双眼皮的大眼睛像两扇门一样紧紧关着,唯恐什么东西离开那里似的。这下欧阳修文可吓坏了,一个劲儿地问医生有没有危险。

戴着听诊器的机器人医生安静望着各种仪器上闪烁跳动的数字,说:“初步看来,病情很重,可能……”

“可能怎样?”欧阳修文急切地问。

安静平静地说:“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欧阳修文一听,心里又本能地咯噔了一下,但很快恢复了镇定,望着安静问:“那怎么办?”

“边治边看,”安静说,“没有更好的办法。”

欧阳修文低头不语,难过地攥紧了双手。

安静安慰道:“她会渐渐好起来的。”

欧阳修文听了,心里眼里立刻燃起了亮光。他望望阿依尔姑丽,又抬头看看吊瓶,那里,混合了药物的营养液正像露珠一样在透明小室里跌落着,一滴,一滴,又一滴,一滴,一滴,又一滴……最后,他脑海里滴满了这种他寄予了厚望的露珠。

作为蓝星上鼎鼎大名的人类学家,欧阳修文粗通医术,在老家蓝星的时候,妻子要是有个小病小灾的,都是由他亲自照料并消灭在萌芽状态,而不是像大多数人那样动辄就去医院,由别人或机器人来照料。他一向认为,亲自给心爱的人治病,爱本身就是一剂良药,常常具有化学药物没有的神奇疗效。可眼下阿依尔姑丽病得这么重,欧阳修文是不敢炫耀医术的。

一阵轻微的突突声将他唤到现实中来,这时安静的耳朵里吐出了诊断报告,她拿出后看也没看就递给了欧阳修文。

欧阳修文接过,只见上面写着:

患者无外伤,心肺肝脾胃肾正常,一直昏迷不醒,疑受强烈振荡或射线辐射,也可能兼而有之。运动神经受损,程度为三级甲,已成植物人。治疗方案宜按重症植物人实施。

欧阳修文看完,忍不住老泪横流。心想:都是我害了她,也许我本来就不该带她出蓝星,更不该让她单独行动寻找燃料。望着阿依尔姑丽,他喃喃地说:“我对不起你啊!”仿佛她能听见他说的话似的。

然而阿依尔姑丽紧闭双眼皮的大眼睛,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反应。

“我想,她会醒过来的。”安静说。

欧阳修文也明白安静心里没底,说的不过是安慰话,然而面对奄奄一息的阿依尔姑丽,他是束手无策。他想泪水救不了人,于是恳求安静医生:“请你一定治好阿依尔姑丽,好吗?”

“我会的,”安静说,“我马上在网上发布,请所有名医会诊。”

“嗯,谢谢。”

不客气。”安静露出两个笑得甜甜的酒窝。

劳累了一夜,欧阳修文腰都直不起来了,身心备感疲惫的他来到餐厅,机器人厨师佐佐木晴子端上了温暖的早餐。寿司、点心、小菜、奶、茶、咖啡全是盛在带有软管的餐瓶里,一个个颇似婴儿奶瓶,几个世纪以来,宇航员的食物都是这样盛放。

已两天两夜没吃饭了,但欧阳修文并不觉得饿,现在一看到花花绿绿的餐瓶,胃肠忽然咕咕叫唤起来。他在铺着白色绸布的餐桌上坐下,然后拿起餐瓶不停地吸吮着,一边看着大屏幕:

弓球大的小阳挂在模糊而遥远的山区,金灿灿的阳光麦芒儿一样洒在广袤无垠的大地上,在红澄澄的岩石和土壤中激发出无数夺目的小金星儿……

呆呆地望着凄美的荧星,欧阳修文责备着自己,都是我太大意,唉,就在返回基地的途中,我还发现在她出事的那个山谷里有星际母舰出没,当时我也着实为她捏了一把汗,可后来还是怀了侥幸心理,以为她会隐蔽自己,不会有事的,唉,倒霉啊。

目前看来,荧星上肯定有绿星人,弄不好还有他们的军事基地,欧阳修文想,总之,不能在这里待久了,应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星才是上策,可急人的是,超光速燃料在哪里,也许策略不对?像这样漫山遍野地寻找,不啻是大海捞针,相当盲目。

于是,欧阳修文想查一下有关这方面的资料。他匆匆来到办公室,打开夸克脑,接通互联网,然后聚精会神地查阅起来……他想知道荧星及其天然卫星的地质资料。看啊,看,最后他惊喜地发现,荧卫一上有一种矿石,不仅超光速燃料丰度高,而且还比较容易开采和提炼。

可荧卫一在哪里呢?

原来它是荧星的卫星。荧星有两颗卫星,即荧卫一和荧卫二,它们体积都不大,乍看好像被老鼠啃过的土豆。虽然在蓝星上难以一睹这两个小不点儿的尊容,但在荧星上看,两颗卫星近在咫尺,就像挂在天边的小弓球,都是西升东落,而不是东升西落。其中荧卫一是兄长,但直径也仅有十二千米,在巨人比比皆是的小阳系中,算是小得可怜的侏儒了。

欧阳修文不停地看着资料,眼皮却沉重得越来越难以翕动了,终于疲劳地闭上了双眼,信息再也流不进那里面了。当他醒来,已是次日中午,他想去看看阿依尔姑丽醒来了没有,可肠胃在腹腔里不停叫唤着抗议。也好,那就先安抚安抚你们。

他来到餐厅,在铺着白绸桌布的餐桌上刚一坐下,佐佐木晴子就像早有准备似的端来了温热可口的饭菜,当然全是盛在餐瓶里。他朝佐佐木晴子感激地一笑,然后拿起一瓶点心就像挤牙膏一样不停地挤着,那长长的黏糊糊的东西就带着甜味和香气一路过关斩将地冲到了胃里,接着他便剧烈咳嗽起来。

佐佐木晴子心疼地说:“慢慢吃才利于健康。”

他说:“根本就没有时间。”接着请佐佐木晴子为他泡杯浓茶。

吃完饭喝完茶,欧阳修文又去看了阿依尔姑丽,但正如他所料,她没有醒来,而且病情也没有好转的迹象。有鉴于此,欧阳修文想,也只有从长计议了,当务之急是尽快获得超光速燃料。

他来到驾驶舱,坐在宽松舒适的航天椅上,看着前面两米处的大屏幕。

黑咕隆咚的大峡谷里,到处伸手不见五指,看不见星星,看不见弓球,只有隐隐约约的环形山影和峡谷的轮廓。

欧阳修文心里说:“真是天赐良机,好,那就在今晚行动!”

这样想着,他离开驾驶舱,急急忙忙向太空飞车尾部走去。他知道,那里有一个舱,可以往返于行星及其卫星之间的微型太空飞车就在里面。微型太空飞车,包括驾驶员在内仅能乘坐四人,具有抵御侦察的隐身功能,也有一些自卫武器。

打开太空飞车后舱门,他把黑色楔形微型太空飞车从仓库里小心翼翼地开出来,向右拐弯,再沿着走廊驶离太空飞车,出洞口来到外面黑黢黢的大峡谷里。

欧阳修文停住微型太空飞车,等待机器人安南、安勇、安猛往车上装一些探测开采必需的设备。安南是机器人队长,是太空飞车里所有机器人的头儿,所有机器人包括和真人一模一样的仿真机器人六个,以及具有钢铁之身的工程机器人六个,再加上安南,他也是钢铁之身,正好是十三个。安南的职责是组织机器人们进行维修、保养、学习更新知识技能。欧阳修文之所以让安南当队长,是因为他出厂早,经验丰富,在这一点上一些年轻机器人认为是论资排辈,偶尔会表现出一点儿小情绪。为此,欧阳修文解释说,安南只是代理队长,暂时的,时机成熟再进行民主选举。就这样,此事才算平息。

代理队长安南带着安勇安猛兄弟俩装完后也上了微型太空飞车,他们就坐在驾驶舱里欧阳修文右面和后面空着的座位上。

夜色像潮水一样在峡谷里涌动,微型太空飞车静静地停在环形山脚下黑暗的海洋里,轮廓依稀可辨。为了安全,欧阳修文关闭了车上所有灯光,戴着夜视镜操作,而机器人们的眼睛本来就是全天候的,不用担心看不见什么。

此时此刻,欧阳修文有些紧张有些激动,他明显感到了胸腔里那个热乎乎的东西在怦怦地跳动,就像抓在手里急于挣脱的小兔。他不是不明白,此去荧卫一十分危险,他必须万分小心,不能出一丝纰漏。当然像荧卫一这样的迷你天体,绿星人是根本看不上眼的,一般情况下,他们根本不屑于去那里建基地或逗留,但为保险起见,他还是开启微型太空飞车上一些天文仪器,对荧卫一进行一番侦察。

荧卫一走正好到大峡谷上空,但被云层挡住了,欧阳修文只好开启能穿透云层的射电望远镜观察。

正如他所料,迷你天体荧卫一上根本没有外星人的踪影或是活动踪迹,他放心了。他必须避免与外星人遭遇,尤其是敌视蓝星人的外星人。正式起飞前,他又检查了一遍微型太空飞车。

“很好,一切正常!”

现在准备起飞,只见欧阳修文不断操纵着一些钮子。尖尖的飞车头部缓缓竖立起来,直刺苍穹。接着点火起飞,“嗖——”就像离弦之箭,太空飞车钻出了幽深的荧星大峡谷,直奔荧卫一而去,与此同时机身下面的轮子也渐渐收起来,宛若鸟儿起飞后收起双腿贴在肚皮上。

尽管荧卫一近得眨眼就到,但为了更加安全,欧阳修文还是启动了一些隐身装置。在黑漆漆的太空中,他借助于先进的四维自动雷达进行定位和导航。

一路顺风,微型太空飞车顺利到达荧卫一。环绕荧卫一飞行两圈后,欧阳修文选择了那座最大的环形山的山谷着陆。那里是荧卫一的背面,现在正好是黑夜,便于隐蔽。

微型太空飞车刚一停稳,欧阳修文就急于工作了。他让机器人们打开飞车后舱,开出了装有探测和开采设备的天体旅行车。

机器人安南带领两个小兄弟安猛、安勇,各驾驶一辆天体旅行车在山谷里山坡上到处探测,同时不间断地把探测结果发回微型太空飞车。随着时间像河水一样哗哗地流逝,好运接踵而至,欧阳修文看着这些探测结果,高兴得手舞足蹈。

先是安勇在悬崖上发现了大量超光速矿石,虽有开采价值,但开采难度很大。然后是安猛从山谷里传来了好消息,那里也有大量超光速矿石,但超光速燃料丰度差一些。欧阳修文正不知道在哪里开采好,这时一直在山坡上探测的安南发来了另一个好消息,他也发现了大量超光速矿石,不仅容易开采,而且无论是矿石丰度还是燃料丰度都很高。

于是欧阳修文决定了,就在山坡上开采。

三个机器人回来,把天体旅行车开回微型太空飞车的仓库里,又从里面开出了两辆采矿车和一辆运输车,鱼贯驶向山坡上的采矿场。由于荧卫一上没有大气,这就注定了这里的世界永远是无声无息的,而且,没有风霜雪雨,没有电闪雷鸣,没有江河湖泊。

这里的岩石就像蓝星人精心制作收藏的标本,还保持着原始状态,没有风化,所以异常坚硬。但采矿车锋利的挖掘铲以及与之相连的装料斗,都是用比金刚石还要坚硬百倍的太空钢石制成的,所以一铲下去,尽管火花飞溅,但那种宝贝石头还是像泥土一样被轻易装满了料斗,随着料斗抬升、移动,一大块石头滚进了运输车的车厢里,然后挖掘铲再次插进岩石里,随着火花飞溅那种宝贝石头又被轻易装满了料斗,随着料斗抬升、移动,一大块石头又滚进了车厢里……

就这样,两台采矿车不停地工作,星空下采矿场上火花纷飞,仿佛萤火虫大搬家。

欧阳修文坐在驾驶舱里,看着这激动人心的场面,感动得热泪盈眶。

不一会儿,车厢里就装满了这种宝贝石头。随着机器人操纵挖掘铲不断轻拍,一块块宝贝石头在飞舞的火花中纷纷粉身碎骨,车厢里腾出了许多空间。待拍实装满后,车厢两侧变魔术似的伸出了两扇门,把那些石头关在了里面。

安南队长亲自开车把宝物送到了微型太空飞车货舱里,接着又匆匆赶回来装。当拉到第十五车后,欧阳修文大致心算了一下,知道无论用哪种方法提炼,都绰绰有余了,便让机器人们收工,打道回府。

微型太空飞车安全返回了荧星,欧阳修文让机器人们关闭岩洞大门,日夜不停地提炼超光速燃料。

一个月后,蓝星人拥有了足够的超光速燃料,“挪亚方舟”号可以不停地用上三百光年。

“太空飞车动力解决了!”

“就要实现超光速飞行了!”

“终于可以飞往黄星了!”

欧阳修文大声喊着,激动得不能自已,他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阿依尔姑丽,让她也高兴高兴。

当欧阳修文兴冲冲地来到医务室时,满腔的热情顿时烟消云散,因为整整一个多月过去了,阿依尔姑丽仍然躺在那里沉沉地睡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可以肯定,她对外界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

这一阵子,欧阳修文实在太忙,没有顾上阿依尔姑丽,他还认为阿依尔姑丽的病早就好了呢,没想到她仍是植物人。

“唉——”欧阳修文无奈地摇了摇头,又轻轻叹了口气,心都碎了。

安静医生推门进来,她要为阿依尔姑丽换药。

一见到安静,欧阳修文莫名其妙地发起火来:“病怎么还没好?”

“院士,我知道您在怨我,”安静医生脸上泛着尴尬的红潮,低头不无委屈地说,“网上会诊了,可专家们都说没有见过这种病……唉,该吃的药都吃了,该做的治疗也都做了,该想的办法也都……”

看到安静医生眼泪都要流出来了,欧阳修文不禁动了恻隐之心。是啊,人是有自尊的,哪怕是一个机器人,他想是自己错了,不是安静不努力,而是阿依尔姑丽的病太难治了,就连蓝星上最好的医生都束手无策。唉——也许只有外星人的医生才能治这样的病,可欧阳修文活了大半辈子,还从来没和外星人打过交道,就更甭说是求人家治病了。

他歉意地说:“对不起,安静,是我不好。”

“不,院士,”安静坦诚地说,“作为医生,我有责任。”

欧阳修文沉默。

接着,安静开始为阿依尔姑丽换药,完了之后朝欧阳修文嫣然一笑,就要离去。

欧阳修文赶紧叫住她,十分诚恳地说:“安静,这段时间让你受累了。”

安静低着头,眼里噙着热泪。

欧阳修文想了想,说:“休息去吧。”

“嗯。”安静答应着出了医务室。

房间里仅剩下了人类学家欧阳修文和植物人阿依尔姑丽,欧阳修文喃喃地说:“阿依尔姑丽啊,你何时醒来?”他回忆起了和她在一起的日日夜夜,忍不住潸然泪下……

是啊,生命都有其生存的权利,更何况是一个年轻、美丽、善良的生命,就这样天天躺着睡大觉,是不是太残忍了?

欧阳修文决心治好阿依尔姑丽的病,其实他何尝不清楚在荧星上多待一天就会多一天危险,可为了给阿依尔姑丽治病,他也只好把启航的日子一拖再拖,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再加之着急,欧阳修文开始亲自为阿依尔姑丽治病。他在夸克脑互联网上遍查古今中外各种权威医书,找着最短期而有效的治疗植物人的药方,无论哪一种,只要太空飞车上有条件做,他都照葫芦画瓢地认真尝试。

然而近一个月过去了,阿依尔姑丽仍毫无表情地躺在那里,靠各种营养液维持着生命,这下欧阳修文可急坏了,他不是不明白,启航的日子不能这样无限地拖下去,否则他拯救母星的宏伟计划就有可能泡汤,尽管阿依尔姑丽的病要治,而且一定要治好,但这也只有在漫长的旅途中再想办法了。

犹豫再三,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启航的日子就定在今天晚上。

现在是黎明时分,离天黑还有十几个小时,足够做准备了。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准备的,因为欧阳修文是个勤奋而有心计的人,该准备的他平时已捎带着准备了,现在唯一需要做的是等待,等待着夜幕降临。

时间仿佛凝固了,欧阳修文急得如坐针毡,可就在这时预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天亮以后,红彤彤的小阳再也没有像往日那样从东方的大山背后冉冉升起,而是刮起了罕见的大沙暴。狂风席卷着沙石漫山遍野地咆哮,磨盘大的石头在山坡上、悬崖间、峡谷里飞舞着,翻滚着,至于碗口以下的小石头则像纸片一样被卷到空中,与别处来的沙尘及石块一起混合着,搅拌着,吼叫着,从空中扑向地面,又从地面扑向空中,这样来来回回,反反复复……

看着大屏幕上这惊心动魄的场面,欧阳修文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知道这就是有名的荧星大沙暴,这种大沙暴有时会横扫整个荧星世界,持续个把月。要说这种飞沙走石的场面,欧阳修文以前也听说过,那是小时候听爷爷讲故事,法力无边的恶魔出场时就是这样子。欧阳修文不能肯定荧星上有传说中的魔鬼,但他十分担心,神通广大而又无恶不作的绿星人,会趁着恶劣天气出来作乱。

飓风卷走了白天黑夜,也刮得欧阳修文一天比一天更加焦躁不安。在遥遥无期地等待里,这位蓝星上赫赫有名的人类学家感觉仿佛过了几个世纪。镜子里的那个他告诉他,如雪的白发已经占领了头部的主峰,以及山下的每一个角落,并以排山倒海之势蔓延,与嘴畔瀑布般倾泻的胡须遥相呼应。尽管稍有不便,但他不想修理它们,而且,暂时也没有心情修理它们,就让它们趁这工夫愉快地生长吧,正好留作纪念。

每一天,欧阳修文都坚持为阿依尔姑丽换药、擦脸、刷牙,仿佛他是太空飞车上的医生,而安静只是一名助手,当然她是机器人,命中注定忠诚于缔造她的人类,并且永远也不会有怨言。

在漫长的星际旅行中,水是极其珍贵的。尽管欧阳修文已有几个月没有擦脸刷牙了,因为他必须节约每一滴水,凡是用过的水,包括小便在内,都要回收,经过一系列处理后再重新饮用,然而他每天都要为阿依尔姑丽擦一次脸,刷一次牙。在他心目中,阿依尔姑丽就像一位美丽女神,而女神是一尘不染的。每次为她擦完脸刷完牙,欧阳修文就感到特别欣慰。

就这样,在忙忙碌碌的等待中,从手指间的空隙里,时间像黄沙一样悄悄溜走了。

二十多天后,旷日持久的大沙暴仿佛打了败仗,跌跌撞撞着消失在遥远的大山那边,再也没有力气回来了。一望无垠的铁锈红色的大地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而且,今夜晴空万里,星光灿烂,正是启航的大好时机。

欧阳修文想,现在不走更待何时,于是就决定在今晚行动。

茫茫夜色中,“挪亚方舟”号宇宙太空飞车静静地停在寂寞荒凉的荧星大峡谷里,远远望去轮廓依稀可辨。发射进入倒计时,它就像进行战斗准备的洲际导弹那样慢慢矗立起来,尖尖的头部直刺星光灿烂的夜空,与此同时底部鸟腿似的两排轮子也缓缓收进了身体里,从外表看,整艘太空飞车仿佛一支巨大无比的削尖的铅笔。

躺在驾驶舱里,欧阳修文就像初次产下婴儿的母亲,既高度兴奋又有些忐忑不安,因为这是“挪亚方舟”号的处女航,能否成功,他也没有把握。

时间就像屋檐上跌落的雨水,在滴滴答答地流逝。倒计时到零后,欧阳修文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坚定而有力地揿下了发射钮。随即“挪亚方舟”号在隆隆的轰鸣中直插九霄,后面拖起的一条巨大而艳丽的尾巴照亮了峡谷,照亮了夜空,照亮了欧阳修文的脸庞。

由于是试飞阶段,太空飞车的速度当然不能太快,必须经过相当长距离的飞行磨合后,速度才能逐渐提高到甚至超过光速,而这只有等到进入茫茫太空以后了。

上一篇回2016年2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第四章 荧星蒙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