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庄记 17

2016-05-09 05:03:10

        回到城里,我直奔单位去找领导。单位正组织出去旅游,不参加旅游的,发三千块钱。旅游即福利。领导对我说:“给你打电话打不通,你来正好,快回去收拾吧。”我说了打窖的事,领导说:“单位你也知道,哪有钱啊,正常工作的经费都不够,东挪西借地开展工作哩。”我说:“挤一点吧,没个多也有个少,到时候总结起来也有个说头。”领导说:“已经动员让大家捐点旧衣服,还有看过的书和杂志。”我说:“重要的是水窖的事……你给上五千,我不去旅游了。”领导皱皱眉头说:“两码事。”就去接电话了。从财务上领钱出来,在领导门口站了站,我回了家,老婆把着门说:“先生,你是不是走错了?”我说:“快准备一下,我们明天去旅游。”老婆一听亢奋起来,说:“你们单位组织旅游允许带家属?”我说:“非典型旅游,去上庄。”老婆神情黯淡,说:“扶贫的地方有啥旅游的,干山枯岭鬼哭狼嚎的。”我说:“当今如果你真能到一个鬼哭狼嚎的地方,那多么幸运?”老婆说:“不去,那地方穷得……”我说:“去了保证对你身心健康有很大好处。”老婆说:“有什么好处?”我说:“净化芜杂的心灵,你不是老不满足嘛,到了上庄,你就会有百分之百的幸运感,会有百分之百的满足感。”我把照片拷到电脑上让老婆看,她看了就来了兴趣。不过老婆还是警告我说:“假如你要骗了我……”我忙接着说:“第二日,我就背着把你送回来。”我去商场买了三个篮球和一个使用电池的收音机。在上庄,确实需要一个收音机。

        晚上,我约杨家泰吃饭,杨家泰说有个应酬。我说:“这样吧,你吃完饭给我打个电话,咱们喝个茶,我在尚书房茶楼等你,不见不散。”杨家泰说:“非要不见不散?”我说:“你自己看着办吧。”九点半,杨家泰来了,夹着一个小皮包。杨家泰中等个头,长得挺精神,握手时他说:“我早知道你,你是作家,读过你不少文章,我也有过作家梦,曾经写过诗,还发表过。”我笑笑。他也笑笑,说:“我知道你在上庄扶贫,我父亲跟我提到过你,我知道是我父亲让你找我的,我知道你想和我说什么。”几个“我知道”之后,他直接就说起他这几年参加各种招考和工作的经历。他很健谈,口齿伶俐,思路清晰,表述流畅,叙述中夹杂着对社会严厉的批判与否定。

        “三次第一名都被面试掉了,我到底长得歪瓜劣枣也不说了,就说去年,我和同学同考一个岗位,我笔试第一,他笔试第四,一面试,他成了第一,为啥?不就因为他爹是个官僚吗?换位思考,换成你,你会怎么样?或许你没有切肤之痛,从年龄上看,你应该是赶上了分配的政策。

        “对于这个社会的腐败与黑暗,我想你应该比我了解得更多更深,不用我细说,像我们这样的人就不该读书,现在大家不都在说读书是有钱人和有权人的事,这不就是个以金钱衡量一切,以权力操纵一切的社会嘛,我在想或许像我这样出身的人不该读书,就像那个放羊娃一样,放一辈子羊,还没这么烦恼。我对这个社会已经绝望了,再也不会参加任何狗屁招考了。”

        说着他看我一眼,“那个放羊娃的故事你该知道吧。”

        我没有说话,他继续说:“一个城里人到山里游逛,遇到一个放羊娃,问放羊娃放羊干啥?放羊娃答挣钱。问挣钱干啥?答娶媳妇。问娶媳妇干啥?答生娃。问生娃干啥?答放羊。这个故事你也知道吧,这是城里人编造出来嘲弄我们这些山里人的。不过,对我们来说有深意,现在就想如果不读书,就像这放羊娃一样傻乎乎的一辈子就知道放羊娶媳妇生娃,重复先辈的生活,也是挺幸福的。

        “你不要听我爹说的,一个农民,一个大山深处的农民,一辈子土里刨食,面朝黄土背朝天,完全处在这个社会的主流之外,他什么都不懂,他知道这个社会有多么的腐败与黑暗?他能理解得了你我的苦恼与不幸?他能有什么样的价值观?”

        说着他站起来,“我爹再找你,你应付一下就说跟我谈过了,我跟我同学咋了?他以为全世界就上庄那么大?……你就给他说我现在挣的不比你们干部少。”

        他夹起小皮包,伸出手来说,“谢谢你,如果哪天我开始写东西,一定会去拜访你。”

        我没跟他握手,说:“这就要走?不想听我说点啥?”

        他愣了一下,说:“有啥说的,檐前水滴的旧窝窝,都是老一套。”

        不过他还是坐下了。

        我点了一根烟,说:“一个农民,一个大山深处的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一辈子土里刨食,愚昧,无知,浑浑噩噩,是不?这就是你眼中的父亲?你就这么总结了他的大半生?我能想象得出你跟父亲说话的语气、神态、举止,那是不屑的,蔑视的,颐指气使的,理直气壮的,你从没认真审视过你的父亲,因为你从没看起过他。”

        他说完就走的举动刺激了我,我来气了。

        “你们弟兄是怎么长大的?喝西北风?你两个哥哥如何成家立业?你复读三年,不是父亲的坚韧顽强,你有复读下去的信心和条件?你的价值观又在哪里?就凭他请我来找你谈谈,就不值得你感动与反思?毫不客气地讲,和许多农村出来的孩子一样,你染上了看不起自己出身,包括看不起亲人与故乡的恶习。说到他的懂与不懂,他懂得供养你读书,希望你过上和他不一样的生活,不要重复他的苦难,这就足够了,你还要求他懂什么?!

        “摆上一桌,宣布不参加任何考试,你给谁宣布?除了你的亲人,谁会在乎你的宣布?你的宣布只是对你的亲人在宣布。我写过一篇《我是父亲的想象》,对于一个父亲来说,儿子是什么,就是父亲的想象,因为,他把人生所有的意义与梦想都寄托在了儿子身上。他种了一辈子庄稼,你是他种的一种特殊的庄稼,他倾注了大半生的精力在等待收获,你的宣布让他一无所获,这比他种了庄稼却没有一点收成更让他绝望,你伤害了他的尊严,你让他所有的付出都失去了意义。你说换位思考,那么你站在父亲的角度思考过吗?你说父亲不理解你,那你理解过父亲吗?你和他有过推心置腹的交流吗?你宣布之后轻松了,但把不幸和痛苦转嫁给了你的父亲,你不觉得太自私太恶劣了吗?

        “你宣布不参加任何考试,或许会有人说你恃才放旷,甚至你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你觉得这个社会委屈了你,但我不这样认为,你无‘才’可‘恃’,充其量也只是毫无意义的‘放旷’罢了,你有什么?你就像那些明星为了引起关注而故意制造绯闻,像一些名人寂寞得久了说几句毫无根据的大话沽名钓誉,有的只是一身玩世不恭的痞子气,拙劣至极!考试拿到第一名能证明什么?不要说像你这样的重点大学毕业生多如牛毛,就是研究生也满大街都是,你拿什么来证明你的优秀?拿一遍遍炒公司鱿鱼?拿把茶水泼到老总的脸上?从你自谈的所谓经历我反而看到的是你的好高骛远,怨天尤人,牢骚满腹,浮躁委顿,颓废逃避。你把自己估计得太高了,你太飘忽了。不错,我是赶上了分配,我在一个离县城一百多公里比草鞋镇还落后偏远的乡镇中学教书十年,你会接受分配一待十年?”

        我想我的话语是刻薄了些,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就杨家泰目前的状态,是需要刻薄一些,甚至是刻毒一些。

        “这个社会确实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你有很多正义的理由与激愤把这个社会驳得体无完肤,但是,你理性地思考过这个社会吗?你能全部批判否定?你和在酒吧里喝着啤酒骂娘,在网吧里打着游戏发微博骂娘的愤青没什么区别。翻年你就小三十了,就是做一个愤青,也到了该理性思考的时候了。你以为你看透了这个社会?说实话你连父亲都没有看透!他说过一句话,你想都想不到,他说人可以糊涂一世,不能糊涂一时,糊涂一世那就没治了,糊涂一时会害人一辈子的。有一篇文章题目是《是什么限制了你的能力》,其中‘否定性思想’‘抱怨’‘自以为是’等几条名列前茅,建议你去读一读。”

        说完,我走了,到门口,我又说:“如果不读书真就不会这么烦恼?不读书你就是那个放羊娃,进入那样的生活轮回,只不过放羊换成了打工,你父亲所有的苦恼都是你的苦恼。放一辈子羊真的很幸福吗?不要说放一辈子羊,你现在连上庄都不愿意回,清明你都没有回去上坟,跟我谈论这个话题你还缺乏起码的阅历。”

        到了外面,坐在街边一条石凳上,我想我是不是有些过火伤害着他了,毕竟他是受了伤害的人,可又想,或许从不同角度的伤害可以起到疗伤的作用,正如以毒攻毒。

上一篇回2014年4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上庄记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