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庄记 16

2016-05-09 05:04:12

        喜鹊去一碗泉拉水,骡子惊了,水车从小腿上轧过去轧断了小腿。上庄使唤的牲口多是驴和骡子,尤以骡子为主。骡子没有生育功能,犁地、拉车、驮粮食比驴有劲。但是骡子性子多疑,经常受惊,一旦受惊便不顾一切狂奔,不像驴那么稳重。

        我掏了一千块钱让喜鹊去城里看腿。她死活不要,说张台村的刘赤脚就能看,花不了多少钱。正说着刘赤脚已经来了。刘赤脚捏拽了半天,用三块竹板往起一夹,一些布带子一缠,给了去疼片和阿莫西林,就算看完了。我说:“这不行的,万一接不好就是一辈子的事了。”刘赤脚瞪了我一眼说:“腿子折了,胳膊断了,不是啥大病,大牲口的腿崴折了,我接上照样拉犁拉耱的,多少年了没出过差错。”我把钱硬塞给喜鹊,老村长说:“你那单位,算了吧。”我说:“能报,这种情况能报。”老村长说:“你别心里过意不去,不要说你教他们的娃娃念书,就是住村扶贫,啥都不干,送水也是他们的义务,只能说她运气不好。”我说:“我不是这个意思。”老村长说:“那放下500块就行了。”说着硬把500块塞回我的口袋,之后,他掏出100块来,说:“村上给你补助100块。”我把500块又塞给了喜鹊说:“还是去县城看看吧。”

        从喜鹊家出来,我跟老村长说:“得给学校打两口窖,要不就是来一场雨,没窖收水,总这么送水不行。”老村长说:“难着哩,我去找过,每个学校都有水窖指标,可人家说县上学校名单中已没有上庄小学,没有分配指标。”我说:“打一个窖得多少钱?”老村长说:“土窖三五年就坏了,也装不住水,可打水泥窖光是水泥、钢筋、砖头、石子也得三四千块哩,还不知今年涨成啥价了,山大沟深的,运费得一两千块,还有人工,前些年人工可以摊派,这几年摊派给谁?在村里的都是老人女人,再说水泥钢筋这活,得有技术,这份钱也省不下了。”我说:“五一放假我回去想想办法。”老村长说:“你那文化单位,自己日子都过不好,别为难了。”我说:“我努力努力,上面说要投钱投物哩,不能光去人。”老村长说:“这样吧,五一过后,把娃带出去,反正有勤工俭学这一课哩,让他们受点苦,鼻子钻个烟,就知道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了。”我说:“他们才多大年龄,能干啥?”老村长说:“嘿,有一种活他们比大人干得好。”我说:“啥活?”老村长说:“摘枸杞,这季节正最需要人哩,这几年上庄周围把地买到那里的人不少,人也熟,五一放假一满,咱就带学生过去。”

        县教委来了“关于举办感恩之旅”通知,在五一到来之前,县教委将组织所有被资助的孩子到资助他们的企业去参观学习。鉴于一些企业老总系各级劳动模范,为了不影响老总们参加各级政府的五一劳动节表彰活动,感恩之旅活动时间定于4月25日到28日,4月25日在县教委报到。相关学校的五一假期提前,五一不再放假,正常上课。要求有被资助的学生的学校组织学生唱会一首感恩的歌(《感恩的心》),写好一封感恩的信,说好几句感恩的话。

        上庄小学的所有学生都是受资助的。

        《感恩的心》这首歌我倒是会唱,可是记不全歌词。上课时我问学生谁会唱《感恩的心》,学生全部举手。马鹏程说:“老师,是不是要举行感恩之旅了?”我有些诧异,说:“你怎么知道?”马鹏程说:“每年这时间就搞一回。”我问一年级都会唱不?一年级齐声说:“会唱。”我起了个头,同学就唱起来:

        

        我来自偶然像一颗尘土

        有谁看出我的脆弱

        我来自何方我情归何处

        谁在下一刻呼唤我

        

        天地虽宽这条路却难走

        我看遍这人间坎坷辛苦

        我还有多少爱我还有多少泪

        要苍天知道我不认输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

        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做我自己

        感恩的心感谢命运

        花开花落我一样会珍惜

        

        我说:“鹏程,你把歌词写在黑板上,让大家抄一下。”同学们说去年抄的还在。那就是说“写好一封感恩的信,说好几句感恩的话”也都驾轻就熟了,我是不用费事了,可我却感到沉重。

        老村长说:“你回去度假吧,我带他们去。”我说:“没事,我带他们去。”老村长说:“去年就是我带他们去的,顺便去儿子那里打一头,几个月没见孙子了,你也好久没有回家了,五一假期又提前了。”

        我想也好,正好去找领导,放假时间领导就不好找了。我很想为上庄学校做点事,可上庄学校遇到的很多问题我都解决不了,只有打两口水窖这事我还能努力努力。

上一篇回2014年4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上庄记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