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庄记 20

2016-05-08 10:46:32

        孩子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是丰富的,远超大人之上。六一的早晨,他们只花了三个小时就把村里破旧的老戏台打扫干净,布置出了节日气氛。他们从山野采摘了山丹、串串红、紫铃铛、小寡妇等野花,用绳子串成彩带搭成了拱门。许多学生还把家里过年挂的各式各样的灯笼拿来,挂了几排。“庆祝六一国际儿童节暨上庄小学优秀学生表彰大会”的横幅很端庄地挂在了戏台廊檐下。所有的孩子都穿着新衣,喜气洋洋。李谷照样把驴车改装的小货摊摆到戏台子下面。

        节目演出得不能说很成功,但可以说很精彩,很有意义,尽管有学生掉了花,满地乱抓,有学生踢掉了鞋,大喊我的鞋我的鞋,李志远还把一段词背错了,其他同学都忘记了演出,当场就纠正起来,可是气氛是快乐的,重要的是上庄人关注,在家的人都来了,提着板凳的,抱着草袋子的,提着砖头的,许多人也穿了新衣,就像看大戏一样。颁奖过程也很隆重,放着《国歌》,老村长讲了话,三好学生、优秀学生代表各选了两名上台发言,村上的领导班子上台颁发奖状、奖品。精彩部分我全拍摄了下来。

        奖励仪式结束,人们还意犹未尽,不肯散去。

        下面有人喊,好久没这么热闹过了,老村长给咱们吼一段。老村长兴致极高,抹了帽子塞到我手里说:“好,给娃娃们的节日助兴,我来《打銮驾》中的一段。”

        将八台平落在玉阶(哎)上,包文正下轿来细观端详,头队里开道锣叮当响亮,二队里鬼头刀年离肩上,三队里刽子手荷帐前往,四队里朝天蹬玉石金镶,五队里仙君手一合一张,六队里盘龙棍不短不长,七队里芭蕉扇秋叶模样,八队里龙凤伞护就昭阳,九队里龙凤旗霞光万丈,十队里金字牌上写昭阳,坐一顶朱砂轿金顶银杆,怀抱着斗大印玉石金镶,细观它和昭阳不差模样,莫非是奉御旨岳庙降香,包文正下跪在玉阶上,有宫娥和彩女嬉笑洋洋,猛想起夺高魁名登金榜,头戴花身披红去见娘娘,她言说包文正不称貌相,她赐我三尺绫遮面见王,叫王朝把宝贝顶在头上,手里拿着遮面额,包文正上前双膝跪,王朝马汉莫呼威,见娘娘不比见万岁,一时不到命有亏,忙吩咐王朝马汉董成薛霸一个一个往下退,包文正在玉街参拜娘娘!

        一片掌声过后,老汉们吆喝,再来一段,再来一段。老村长说:“你们这些瞎(坏东西)要把老挣死啊。”激起一片欢笑之声。

        老村长说:“老骚胡来几段,我看嘴痒得早忍耐不住了。”

        我四下寻寻,看到了山坡上跟婆婆对歌的老汉站了起来。

        老汉说:“我是老骚胡,你是老羝胡嘛。”

        骚胡是山羊里的公羊,羝胡是绵羊里的公羊。

        老村长说:“你别胡骚情,今儿是娃娃的节日,口下留情。”

        老汉说:“娃娃就不长大咧?”

        老村长说:“你要敢胡唱,那些婆娘不把你喔嘴撕成个竖的才怪哩。”

        老汉一抻脖子,自己南腔北调地报幕:“我叫胡常清,今儿给小朋友献上的节目是《拾黄金》。”

        下面便是一阵掌声与喝彩。

        他转过身去,等转过身来时,两个眼窝白晃晃的,头上多了一顶带着红球的小丑帽,显然他是作了准备的。他半蹴着就像个侏儒,一摇三晃往前走,挤眉弄眼:

        说我穷,道我穷,人穷干下了穷营生。昨晚睡在城隍庙, 西北风吹来浑身冷。想前些年我运气正, 挣下的钱就拿不动; 买下个毛驴往回送, 爹也是喜,娘也是喜, 媳妇一见“嗯呦”就胡骚情, 锅灶里边烙得嘣嘣嘣; 这几年,运气瞎,掷骰子一掷个瞪眼八,打牌不来杠上花;家产、田产、好财产,一下子卖了个平铺摊;没办法、可咋办呀?!抱着肩膀跑回家;爹也是打、娘也是骂,媳妇一见,呸! 呸呸!不要脸的东西你死去吧!死不死、不由咱,她能唾来咱能擦;死皮赖脸把她气,没料想气死了爹和妈;媳妇离婚回了娘家,丢下我,光棍汉,大街乞讨度生涯;有一天我运气好, 隔壁大嫂对我嘹;隔门给我一碗饭,我只顾吃、没顾上看,有一个丫鬟好捣蛋,隔墙撇来一块砖,不偏不倚砸得个端;打了碗、倒了饭,大狗吃是小狗看,把我气得翻白眼;没奈何、回庙转,搂着肚子把觉眠;鼓打一更一点半,冻得我啪啦啦颤;鼓打二更二点半,鼻涕流成长丝线; 鼓打三更三点半,冻得我好像孙猴子吃辣蒜;鼓打四更四点半,冻成一个圆蛋蛋;鼓打五更天明了,拉上棍棍可要讨;东庄讨、西庄要,要到何日才能了,才能了呀么才能了,一定是个不得了……

        开口说咱们陕西省,有一个县名叫扶风。东扶风、西扶风,两个扶风加武功。武功有个玲珑塔,塔上边坐了个喇眯僧。头上顶了个烂补衬,身上穿的千补丁。教了六个弟子,个个弟子有名声。大弟子名叫嘣吥愣瞪叭,二弟子名叫叭吥愣瞪嘣,三弟子名叫腾吥愣瞪獭,四弟子名叫獭吥愣瞪腾,五弟子名叫红吥愣瞪面,六弟子名叫面吥愣瞪红。嘣吥愣瞪叭会种瓜,叭吥愣瞪嘣会敲磬;腾吥愣瞪獭会种花,獭吥愣瞪腾会拧绳;红吥愣瞪面会种蒜,面吥愣瞪红会捏龙;嘣吥愣瞪叭他要敲叭吥愣瞪嘣的磬,叭吥愣瞪嘣他要种嘣吥愣瞪叭的瓜,腾吥愣瞪獭他要拧獭吥愣瞪腾的绳,獭吥愣瞪腾他要种腾吥愣瞪獭的花,面吥愣瞪红他要种红吥愣瞪面的蒜,红吥愣瞪面他要捏面吥愣瞪红的龙,嘣吥愣瞪叭敲不了叭吥愣瞪嘣的磬,叭吥愣瞪嘣种不了嘣吥愣瞪叭的瓜,腾吥愣瞪獭拧不了獭吥愣瞪腾的绳,獭吥愣瞪腾种不了腾吥愣瞪獭的花,面吥愣瞪红种不了红吥愣瞪面的蒜,红吥愣瞪面捏不了面吥愣瞪红的龙,嘣吥愣瞪叭原种瓜,叭吥愣瞪嘣原敲磬;腾吥愣瞪獭原种花,獭吥愣瞪腾原拧绳;红吥愣瞪面原种蒜,面吥愣瞪红原捏龙……

        学生沸腾了:“哇噻,哇噻。”“再来一段,再来一段。”

        老汉说:“些个碎驴日的,还听上瘾了。”

        又自己报幕说:“下面我和改花娘给娃们献上《夫妻识字》。”

        山坡上跟老汉对歌的婆婆站起来说:“快别胡来咧,臊死个人了,牙都掉光了,兜不住风了,还唱啥。”

        老村长说:“不唱不行,顶义务工哩。”

        几个婆婆已经将改花娘推上台来。

        改花娘上了台,一下子展脱了,起声就唱:黑格隆冬天上,老汉接:出呀出星星;花衫婶:黑板上写字;老汉:放呀么放光明。花衫婶:什么字,老汉:放光明,合:学习,老汉:学习二字我认得清;花衫婶:认得清,老汉:认得清,花衫婶:要把道理说分明,庄稼人为什么样要识字,老汉:不识字不知道大事情,旧社会咱不识字,糊里糊涂受人欺,合:如今咱们翻了身,受苦人变成了当家的人,睁眼的瞎子怎能行,哎咳哎咳咿哟学习那文化最呀当紧呀么嗯哎哟。

        他们不仅唱,还有动作,配合默契,显然曾经一起上台表演过。

        老汉:识字牌牌好比明灯一盏,花衫婶:牌牌上的字儿我记心间,老汉:什么字你记心间,花衫婶:这两个字儿叫生产,老汉:你把那生产讲一讲,花衫婶:万般事儿它当先,老汉:男的我变工去耕地,花衫婶:女的我织布纺线线,老汉:又喂猪来又拦羊,花衫婶:牛儿驴儿一满圈,老汉:阳坡地,花衫婶:种棉花,老汉:坡坡上,花衫婶:桃树 李树 杏树 枣树,一棵一棵地都栽下,老汉:冬季里来是农闲,花衫婶:吆上那牲口,老汉:得儿打啾,花衫婶:去驮盐。合:农户计划订得好,耕三余一大发展,大囤小囤都装满,丰衣足食好喜欢,学习文化理当然,嗯哎咳咿哟学习那文化理呀当然来么嗯咳哟,咳哎咿哟学习那文化理呀当然来么哎哟。

        大人们喊:“再来一段,再来一段,好久没听这么过瘾咧。”

        老汉说:“上坡捶驴不心疼呀,肺都快炸了,嗓子里扯毛绳哩。”

        我递给老汉婆婆一人一瓶水,说:“谢谢,谢谢。”

        老汉说:“谢谢你嘛,搭这么个台子不易哩。”

        老村长说:“让小娥来一段,毛泽东思想宣传队那会儿,唱铁梅唱得可红着哩,在省里都唱过。”

        我说:“好,好。”

        小娥正是朱小文的奶奶。她走上台来,立刻赢得一阵掌声。

        老人也不推辞,一口气来了《红灯记》里的两个经典唱段,唱完了老人傻笑着逃跑一样下台去了。

        老村长又说:“鼓掌欢迎老师来一首歌。”

        于是掌声四起,我摇摇手说:“我不行,不行。”

        老村长说:“啥行不行的,吼两嗓子,图个热闹、喜庆,娃娃的节日嘛。”

        李谷也说:“来一首,来一首。”

        同学们也打着节奏喊:“老师,来一个;老师,来一个;老师,来一个。”

        我说:“好,那就来一首《水浒传》主题歌《好汉歌》,我起个头,大家一声唱。”我起了个头,一首《好汉歌》山呼谷应。

        会散了,老村长扯着嗓子吆喝说:“走走走,喝酒去,几个老(老汉)都去。”路上他感慨地说:“老了,年龄不饶人,年轻那阵子,一起子吼个五六段,连口水都不喝。”

上一篇回2014年4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上庄记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