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土 第二十章穿过时空的守望

2016-05-08 11:21:14

        关键词——幸福

        

        当了书记的李力就像那个勤劳的农民,更加辛劳地奔波在田坎与高速公路之间,他说他要把自己跑成一根水管,让银子和项目像水一样,哗啦啦从省里市里县里流到镇里村里去。

        我却只看到他把自己跑“瘦成了一道闪电”,于是劝他悠着点——再瘦人就没了,成纸片了,小秀才骄傲地看着我说,这是为理想而消瘦的排骨。

        我说算了吧,这是为副县长而消瘦的排骨。

        家伙毫不掩饰,两目炯炯,一脸的狼子野心。

        我问最近徘徊在忙什么,他说忙栽藕。

        原来牛副镇长去安龙后,看到了万里绿波的河堤,他顿时明白了余县长的意思。

        安龙能在数百年前用河堤隔断沼水,用一湾千年不干的湿地沼地种荷花、卖藕、卖莲子、卖荷叶,徘徊也可以。但是藕种太贵,一亩地上千,这事差点摆起,是何西拿了五十万出来,余县长又拨了二十万。

        你如何?李力问我。

        还行吧。我说,老头子现在一心一意照顾半夏,天天变着方给半夏煲汤做菜,半夏说她以后要考上海的大学,把他兴奋得小半月没睡好觉。

        不错。李力拍拍我肩膀。

        欢欢现在怎么样?我问李力。

        放心,崔琳替你和她小雨妈看着呢。

        国庆节老张来电话,问我要不要回玉水,他好杀猪宰羊起灶台。我说我没脸回去。

        他便在那边笑,说我还没好意思说你呢,自己倒承认了。

        我托他给九星村小那个被儿子骂“我日你先人”的校长带一件牛奶。

        啷个突然钻出个校长来?

        我欠人家的,我说,要是你的蛋不扯着痛的话,明天就给人送去。

        老张在那头声如洪钟地答,不是吹,我杀他个半匹坡没问题。再说老何阴谋得逞,九星的路已经修好了,车轮一飙,半小时搞定。

        说完又抱怨我——为啥子独独要给校长送牛奶,不给我送。

        你现在白天有酒喝,晚上有“咪”摸,你又不缺奶。

        那家伙乐得声音都听不见了。好半天才恢复正常,说,明天李部长要上省里来,给你捎东西了,你好生准备一节火车皮。

        果然,第二天下午刚进家门,李部长脚跟脚就过来了。

        罐罐送的土蜂蜜。

        陈燕子送的杨梅酒。

        老张送的一坛油肉和一大包奶浆菌干。

        卫生院老孙送了一瓶黑乎乎不知是什么的药水,说是能治我的胃痛。

        牛副镇长送的一大箱鲜藕,一节节白白胖胖像小奶娃的肥腿,是特意给我留的藕种。

        还有一只装了水的桶,桶里放了条妹妹鱼,是吴伯娘家那条……

        李部长正作礼品简介,见老秦还在搬箱子,急急扑上去挡在箱子前,打住打住,这是我的。

        老秦嘿嘿嘿直笑,说领导恁小气,全部送向书记嘛。

        他才不是书记呢,他是叛徒。李部长奚落我——谢谢你,有你垫底,我心甚慰,当痛定思痛,重新做人。

        这群爷们算是吃定我了。

        老秦见我一脸尴尬,赶紧从车上拿出一个信封,打岔说,金院长让转给你的。

        我笑起来,什么年代了,手机天天开着,微信也开着,还神经兮兮地写信。

        打开看除了信纸,里面还有个手机,移动公司做活动交费送手机那种,不贵,音量大,特别适合老人用,我给老头子买的也是这种。

        纸上潦草地写着字,像药方。

        “不知道电话里头怎么跟你说。老姜退休了,我收拾办公室时在床下发现了这个,已经蒙了老厚的灰,昨天我充电打开,看到里面有些莫名其妙的短信,都是发给你的,早点睡觉、注意身体啥的……”

        看到这里我有点懵懂,是那个神秘的号码吗?难道是老姜?不可能啊,老姜没那么浪漫。

        “我问老姜,老姜说不是他的,说也许是那天晚上你妈回玉水时谁手忙脚乱落下的,我又去问李叔叔,李叔叔沉默了好久,告诉我,这手机是她的。”

        她?

        陈莲子?

        妈妈?

        ……

        妹妹鱼在桶里轻轻拍了下尾巴。

        轻微的水波声掠过我的耳朵,像是遥远的乌江岸,江水在明月皎洁的夜晚轻拍崖岸,或者是风,从童年的玉水医院穿越过一段又一段光阴,疲惫、委屈、温婉却又大度地倚歇在我脚旁。

        是她。

        那些短信原来全是她发的,那些温暖的、柔软的、神秘的短信,是这世界上最爱我的人发给我的?!

        我又恨又爱的母亲。

        我居然从来没有她的手机号。

        她是我忽略的乡土,她生我养我,在我孤独行走的时候默默看着我、陪着我,像徘徊,始终以最无私且不求回报的方式陪伴着我,由我行走、哭笑、回来或离开。

我站在秋天的微风中,感受着温暖的阳光刺遍全身,像刀,温柔的刀。

        日子清澈如镜,我在怀念母亲和徘徊的内疚和甜蜜里一天天变得充满力量,每天早晨走进病房,穿上白大褂,看着一个个漂亮的新生婴儿哇哇哭叫,张牙舞爪地向这个世界宣战,我心中充满感动,而当我埋头在手术室里为这些新生的生命努力时,我总是会想起他们——老张、老牛、老李(我突然觉得,我不能将李力看成小李,他值得我尊敬,他应该是老李),还有老秦、陈燕子……

        他们在另一角天空下沉默隐忍地行走着,没有霓虹灯,没有卡拉OK,没有咖啡和哈根达斯。

        那是一片需要营养的土地,而他们就是土地需要的营养,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人养一方水土。

        站在二十七楼的玻璃窗前,看着高得不能再高的天空,远处是层层叠叠的山峦,像江水,一波接一波,绵延向远方,让人想起这是古老又年轻的云贵高原。

        一架银白色的飞机从我正前方划过,在天空留下一条白色的长尾巴。沿着尾巴的方向望过去是北面。

        往北是城郊,那里有叶舞和她那个“恐怕是”老公建的公益聋哑初级中学,因为省里只有一家聋哑初级中学,装不下太多聋哑儿童,叶舞就干上了,没错,这就是她,这才是她,常人看来不靠谱的事,最是合她的念头,她一向如此,不走平常路,我早该知道的,难怪李力跟我说老天使小天使,也许在他眼里我就是那个懵懂不知事的小天使,修行太浅,牢骚太多。

        往北是玉水,那里有我亲爱的李玉梅和金生,在简陋的医疗条件下,尽力医治那些治得好或者治不好的病人。

        往北是徘徊,我离开它那么久,却经常梦到它。

        我在逃离了徘徊后无可抑止地爱上了它。

        半夏问我为什么。

        我便把猪婆陈燕子的故事说给她听,把罐罐吓得尿崩的故事说给她听,她一会儿落泪,一会儿笑得前仰后合,开心无比。

        我在半夏的笑声中微笑着回忆,回忆他们在我记忆中的样子。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行走或曾经行走在云贵高原泥土深处的人。

        

        责任编辑季亚娅

        

        

        《十月》年度合订本

        2005年度《十月》共6期定价:100元

        2005年度《十月·长篇小说》共6期定价:100元

        2007年度《十月》共6期定价:100元

        2007年度《十月·长篇小说》共6期定价:100元

        2008年度《十月》共6期定价:100元

        2008年度《十月·长篇小说》共6期定价:100元

        2009年度《十月》共6期定价:100元

        2009年度《十月·长篇小说》共6期定价:100元

        2010年度《十月》共6期定价:100元

        2010年度《十月·长篇小说》共6期定价:100元

        2011年度《十月》共6期定价:100元

        2011年度《十月·长篇小说》共6期定价:100元

        2012年度《十月》共6期定价:100元

        2012年度《十月·长篇小说》共6期定价:100元

        免收邮费

        汇款地址:北京北三环中路6号十月编辑部邮编:100120

        请写清您的邮编、地址,邮购的品种、数量。

        

        

        

        

上一篇回2014年2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水土 第二十章穿过时空的守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