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 音

庞 文 梓   2016-06-24 02:15:38

逃吧,逃吧,赶紧逃吧。我想逃离学校。

教室里的几十个人,都像哑巴,谁都不大声说一句话。好像谁大声说一句话,窑洞教室就会爆炸坍塌。

这真是让人窒息的地方!

清风徐来,阳光明媚,一九七七年的秋季,日日都是秋高气爽的气息。可是,我觉得这是一个令人沮丧的秋季。令人沮丧的日子延长了。我们应是一九七八年春季毕业,可改成了一九七八年秋季毕业,延长了半年时间。

学生选拔升学的时代终结了,我们成了第一批考试升高中的初中生。操场上不见了喧嚣沸腾的篮球赛事,大型文艺演出活动也停止了。早晨,天不亮,就有学生起来背公式定义了。夜深了,有人还打着手电在被窝里看书。学生高涨的运动热情被教育制度抑制住了,学生们自己把自己钉在了课桌上。

青春的气息被扼杀了,紧张沉闷的气氛在校园里弥漫开来。

让我窒息烦闷的日子并不算太长,新学期开学的十几天后,周老师引着一个少女,走进我们的教室。这个少女的出现,形单影只的我,不再感到孤独。

这个女同学是文学爱好者。共同的爱好,使我们走到了一起。

我随着学生队伍走出校园,见周老师正站在路口上。她身边站着她的女儿艺艺。艺艺漂亮可爱,像淑女般好静不好动,正在上小学四年级。

我叫了一声周老师,然后准备离去。

周老师叫道:“凯盈,咱们一起走吧。”

我放慢了脚步,和周老师、艺艺一道向沙坡走去。

周老师哂笑着说:“你遇到了知音?”

我知道周老师说的知音是谁,有些不自在,停了下脚步,身子落在了周老师身后。突然,我脑海里回响起周老师的知音两个字的声音。周老师下的这个定义太准确了,我和白荟芹的关系,就是知音,是文学上的知音。

春天风沙大,天空好像罩着一层灰尘,不像秋高气爽时那么明净,阳光自然也不灿烂了。天气不美,我的心情却很好。我总是把借到的小说送给白荟芹看,只有这样,我才能找到约会的借口。校园没有大门,四面八方都能出去。我从校园后面的小路上走出去,爬上了山梁。我们已经约好,不对话,靠目光相约,地点就是学校背后的山梁后的叫杏树峁的山峁上。

杏树峁长着好多杏树桃树,每当这个季节,粉色的杏花和白色的桃花盛开,漫山遍野,真是一派世外桃源的景象。前几天,我们就到过杏树峁,杏花桃花粉色和白色的花渐渐绽放。我说:“等这里的花开了,我再借你一本好书。”今天,我在践行诺言,不,不是我在践行诺言,是我在寻找机会和她约会。和她约会是愉快的,和她相聚在一起,我的青春更加绚丽多姿。我知道自己是喜欢上她了,只是我说不出口。我也不能说出口。十六岁的年龄就谈情说爱,那是要惹人讥笑的。现在,我们不是谈恋爱,我们是在交流文学感受。

她来了,步子轻盈,举止端庄。不高不低不胖不瘦,一个标准的姑娘身姿。真是太有风姿了。她向我招了招手。这手招得洒脱,蕴含着深深的情意。快到我身边时,她蹦跳了一下,随即咯咯地笑了起来。这笑声太迷人了,令我心醉神迷。我不再怀想舞台上那个身轻如燕的报幕员白荟芹,我就喜欢眼前的中学生白荟芹。

我沮丧地行走在校园里,不知该出校园还是该待在校园里。尽管我没有好好地温习功课,但考不上高中是我绝对没有想到的。所以,当得知自己中考落败时,我挺拔的身子还是发软了。看到考上高中的同学们兴奋的神情,震惊、痛苦、失意、挫败感笼罩住了我的身心。我五内如焚,欲哭无泪,欲喊无声。我怎么就能不听周老师的话?我怎么就想不到会有这么难受的一天?

我不得不又回到母校,补学一年,第二年终于考进了县二中。

上一篇回2016年6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知 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