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8日 星期三

夏 商   2016-11-25 03:30:48

枯坐一棵树下,巨大的旋涡在天空飞舞,宛如水柱做成的龙卷风。

r

远处惊涛骇浪,出现一座浮岛,敬师傅赤身裸体走动在飞禽走兽之间,鸟兽们像被引线牵引,宛如木偶,仔细看,是自然博物馆的标本,它们将敬师傅围起来,几只猴子坐在馆里唯一的大象的背上,空气呈硫黄色,鸟和鱼在飞,乌龟在飞,蜥蜴也在飞。敬师傅展开双臂,腋下长出类似掌蹼的薄翼,也飞了起来。

r

他扑扇到我面前,收拢薄翼,对我说:“瓶子拿来。”

r

我将手里的小玻璃瓶递给他,他拧开瓶盖,用指甲挖出膏剂,往脸上抹,往脖子上抹,又挖出一些,往手臂抹,往胸口抹。他的裸体和我在自然博物馆浴室里看到的没什么两样,抹身体两侧时,薄翼消失了。他转过身,让我给他抹后背,叮嘱我一定要抹得均匀,保证每一寸皮肤不要遗漏。我挖了一些膏剂,涂在他背脊上,皮肤冰凉,像蛇一样没有温度,我仔细抹,然后用掌心揉开。

r

好像是一只鹦鹉起的头,它脱下漂亮的羽毛,拦截住一尾半空中的鳟鱼,将它的鳞片外套脱下来。鹦鹉穿上鳟鱼的鳞片外套,鳟鱼披上鹦鹉扔过来的羽毛。周围的标本看着两个易装怪物,静默了片刻,很快意识到这是非常有趣的游戏——就像假面舞会,纷纷交换面具,脱下自己的外套,穿上对方的行头。

r

很快,标本们觉得不过瘾,有了更大胆的想法,当一只狐狸摘下毛茸茸的尾巴,交换到一对秃鹫的翅膀,狂欢就开始了。各种器官被标本们自行取下,安在不同类别的动物身上。当我抹完敬师傅的背脊,抬头望去,现场充满了世界上不存在的动物,好像来到了另一个星球。

r

敬师傅弯下腰,开始往腿上抹膏剂,当他涂完左腿,发现小玻璃瓶空了。他惊恐地看了我一眼,问:“怎么没了?”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右腿开始溃烂,大片鲜红的肉像碎布般掉下来,须臾,露出枯白的腿骨。敬师傅跌在地上,那些不存在的动物蜂拥过来,一条头戴鸡冠的蟒蛇咬住他的右腿骨,一匹拖曳着松鼠尾巴又装了一对驴耳的非洲土狗撕下了他的右臂,伴随着敬师傅的惨叫,我头皮发麻,醒了。

r

靠在床架上惊魂未定,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r

上一篇回2016年4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5月18日 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