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3日 星期一

夏 商   2016-11-25 03:30:50

昨天焦小蕻迟到了,我傻乎乎守在红祠小区门口,将T恤领子竖起来又放下,起初以为手表出了问题,跑去旁边的公用电话站询问,里面的阿姨说快三点半了。又看了眼手表,心说很准啊。刚准备给焦小蕻发个信息,她抱着一只纸箱走来了,站在我跟前连说对不起,原来红祠小区有两个出入口,短信没交代清楚,她按惯例去了离家近的那个,久等不见我人,才想到可能在这边,赶过来一看果真如此。

r

扁豆是前天晚上——也就是回到市区的第一个晚上——突然腹泻死的。

r

“也没吃什么不该吃的东西,要么水土不服,要么就是老了,抵抗力差了。”焦小蕻脸颊泛红,额头有点虚汗,“陪了我很多年,不舍得埋了,做成标本留个纪念吧。”

r

她把纸箱放在地上,扁豆的尸体在里面蜷缩成圆滚滚的毛球,犹记得它的胖爪被焦小蕻举起来朝我挥,未料就此成了永别。直起腰来,远处有个半露天集市,想到在那儿讨价还价的每个人迟早都要被烧掉,顿觉世界不过是一堆灰烬而已。

r

“给我几天时间,我会认真把它做成标本。”

r

“谢谢你,对了,学校的事解决了吗?”

r

“待会儿就回学校,明天周一还有课,走是肯定的,善始善终吧。”

r

“那标本的事就拜托你了,做完了给我短信,我请你吃饭。”

r

“你肯赏光吃饭,当然是我请你。”

r

“那再说吧,”她笑了笑,“先走了,再见。”

r

“再见。”我抱着纸箱离开,去牛头栅乘近郊专线。向晚时分,回到阴阳浦小学,趴在书桌上打开日记本。我是从转学阴阳浦小学后开始写日记的,起初写追忆母亲的文字,写着写着会流泪,泪水洗刷无尽的思念,也能抚去一些哀痛,慢慢养成了习惯,这种古典的方式不仅可以记录日常,也可以梳理心路历程。没记错的话,这是第六本日记了,我喜欢那种蓝色硬皮加厚本,一本可以写上两三年,追悔莫及的是,我将第五本销毁了,那里面详尽记录了我和苏紫的交往过程。后来我才明白销毁它并不能同时销毁记忆,反倒可能让往事更清晰地在脑际播映。

r

昨天竟脱口对卫淑红说出给苏紫发信息,这样的口误已不是第一次,每当精神不集中,苏紫这两个字就可能从唇齿间吐出来。说起来,如果不是卫淑红,直到毕业我也未必会遇到苏紫。几千学生散落在偌大校园,又在不同院系,邂逅概率是很低的。我该庆幸和她的相识,还是该祈求一切从未发生?时钟不能倒拨,假设又有什么意义。

r

想起牛仔裤后袋的那封信,撕开抽出信纸,娟秀的笔迹一看就是女性所书,写信人羊一丹自称是苟原先生(敬师傅原名)旧知,曾听敬师傅说起过我这个关门弟子,她是标本收藏爱好者,曾和敬师傅有过合作,她似乎知道敬师傅失踪了,希望合作能通过我延续下去。如果我愿意,她可以登门拜访,也欢迎我去金堡岛一叙。

r

我写了回信,说明我已离开自然博物馆,离开的重要因素就是英雄无用武之地,所以对提议很有兴趣,但手头还有些事要处理,暂时脱不开身。如需见面,可来城里。

r

考虑到可能很快会离开阴阳浦小学,所以我将东映小区作为回邮地址,拿着信封去了趟学校收发室,回到宿舍开始做扁豆的标本。

r

作为最常见的家养哺乳动物,我已做过无数猫标本,说句不谦虚的话,闭着眼睛都能完成。不过长期的职业训练不允许我丝毫马虎——敬师傅说过,制作任何标本都要视作世间最后一只——更何况这是焦小蕻心爱的宠物。

r

哺乳动物大如虎象,小如鼹鼠,除了鲸鱼、蝙蝠这样的特例,基本都是四肢兽,外形虽有差异,制作流程还是有共通之处。将扁豆放在桌上,摊开四肢,在口器和肛门塞入棉花团,用刀片沿胸部至腹部直线破开,手部力量完全依靠经验,果断而敏捷,不能伤及腹部肌肉,以免内脏外溢。

r

用镊子夹起皮肤边沿,借助刀片的游走,使毛皮与结缔组织分离,等后腿裸露,在股骨与胫骨交界处做折断处理。两条后肢蜕出后,继续剥离尾部,在肛门内侧切断直肠,要眼明手快,以规避脏血和排泄物流出。

r

此时,尾椎呈现出来,用镊子抽出完整的尾巴,同时向背部翻转,刀片继续游走,由腰背探至肩胛,刈割两条前肢。

r

扁豆身躯肥胖,能感受到脂肪与内脏的晃动,焦小蕻若在场,必然捂住眼睛不忍看这一幕。我都能想见她的嗔怪:“啊呀,你好残忍。”

r

就像君子远庖厨,可洞见人性之幽微。

r

可怜的扁豆已被脱去外套,只有头颅歪向桌面。天色渐暗,我把灯打开,这是难度最大的步骤:刀片紧贴头骨,先将耳道截断,猫耳短小,若是兔子或猪猡,则要将大耳朵里的软骨剔除,否则日后会枯萎变形。刀锋到达暗色虹膜处时须格外小心,这是织补一样的细活,一旦破坏眼帘,就很难还原扁豆的五官神韵,也就是破相了。

r

小心翼翼摘下眼球,在头骨与口器之间,保留少许唇皮,果断将枕孔与颈椎剪断,取出软塌塌的舌头和豆腐状的脑髓,只剩四肢末节尚未剥离,点了支烟叼在嘴上,手不停歇,从胫部剥至掌部,清除多余的肌腱、残脂与淋巴,烟灰掉在尺骨上也不去管它,直到将皮张完整地揭下来。

r

褪皮是第一步,接下来是防腐处理,这个环节完成得不好,标本日后会腐败掉毛,从而丧失收藏价值。可用作防腐的材料非常多,某些要公安局批准才能购买,比如砒霜这样的致死物品;某些如福尔马林,装潢材料店就有售;而树樟脑、明矾、苯酚和酒精都比较容易获得。通常来说,防腐效果越好毒性越强,在自然博物馆时,虽有危险品领用制度,但每个标本师手里都会有不少囤货,我习惯用毒性很强的三氧化二砷来配制防腐剂,明矾粉也很好用,直接将粉剂或膏剂抹在皮张内侧,反复按揉,明矾会析出新鲜皮张的水分,躯干容易揉捏,头、脸、尾、趾需要耐心,务必照顾到每个罅隙,处理完毕将毛皮翻转复原,稍待阴干后便可填充。

r

趁这个阴干的时间,从标本工具箱取出一把小铲,在河沟旁挖了个坑,埋了扁豆的肉身。民间有吃狗肉的,鲜有吃猫肉的,据说是肉酸不好吃,也有说猫有九命,太诡异,吃了会魂不附体。

r

饿意袭来,去老街,一碗面条下肚,急着往回赶,明矾擦拭过的皮张不能搁置太久,一俟干硬,就没法装填了。

r

取竹丝捆绑四肢胫骨,使之接近腿部原来的粗细,目测了一下脑袋至腹部的长度,将一根二毫米铅丝折成镊形,张开的两尖分别探进鼻腔深处,穿出枕孔,钳住两尖绞圈,继续用竹丝探入颅腔,在头骨后端缠绕并用铅丝捆绑,棉花镶入空洞的眼眶,头骨便固定好了。

r

撑起躯体有多种方法,我选用的是铅丝支架,贯穿前后肢的铅丝搭出轮廓,就像造房子,在体腔内完成布局,胸腹、关节、尾巴,在构建形体的同时,填充物使标本渐渐丰满,铅丝从脚底穿出,将标本固定在一块木质台板上。缝合之前,还须矫正它的身姿。扁豆在我印象中,慵懒中带着傲慢,随着手指的提捏按揿,它生前的神态还原出来,当我用油泥将义眼填进它的眼眶,除了不能喵的叫一声,简直就是一头活物。

r

上一篇回2016年4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6月13日 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