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6日 星期四

夏 商   2016-11-25 03:30:51

一早,接到焦小蕻短信:扁豆做得太好了,害我哭了半宿,现在有点后悔做这个标本,不知拿它怎么办才好。

r

我去小区公用电话站回复:实在看着难受,先寄存在我这儿吧。

r

房东钱阿姨也住东映小区,走到她家那栋楼时,凑巧她正买菜回来。刚要开口,她先打招呼:“晓峰,这两天正要去找你呢,没想到撞上了。”

r

钱阿姨告诉我,她在省军区当兵的儿子近期要复员,所以房子不能借了,收回去给儿子住。

r

她这样一说,我便不用再提退房的事,附议道:“那是应该的,没记错的话,你儿子和我同年吧?”

r

“对啊,转业回来在工商所上班,你有合适的女同学女同事帮着留意留意,部队接触不到姑娘,他很多中学同学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r

“钱阿姨想抱孙子了。”我笑道。

r

“你也该抓紧了,你以前那个女朋友多好啊,人漂亮,又文静,怎么就失踪了呢?”

r

钱阿姨这样说,是因为来收房租时见过两次苏紫,我没接话茬,回到正题:“那我这两天整理整理,尽快搬走。”

r

“不好意思啊晓峰,你这个房客真挺好的,知书达理。”

r

和钱阿姨告别,骑车去海虹小区,这辆老自行车是工作后买的,城里偷车贼厉害,原来那辆(父亲送给我的大学礼物)在书店门口被偷了,不敢再买新的,特地去淘了辆旧的,平时用大铁链锁在电线杆或过道的栏杆上。

r

收拾房间花了四个多小时,清理蛛网和垃圾是容易的,难度在擦洗,无论是窗玻璃还是红漆油过的地板,都是越擦越花,尤其是地板,灰垢会长出来似的,至少七八次之后,拖地水才由墨汁慢慢转清。午后去配了块玻璃——后窗是田字形框格,其中一块玻璃裂了,裂缝处用胶布粘着——玻璃店紧挨着是小吃店,叫了碗辣酱面,吃完玻璃也划好了,讨了油泥,回来把它镶上。

r

站在后窗,从这个角度远眺拐弯的洗笔江,城市的天际线像一首弹错的序曲。此刻,我正经历一场刚开了个头的爱情,能否到达终点并不取决于能一口气跑上多远。没人知道明天,正如没有无名河边的偶遇,我和焦小蕻可能永不相识。如果爱情拥有形状,肯定是一只鸟,披着金色羽毛,头顶皇冠,垂着一条松鼠一样的尾巴,奇异的模样蛊惑人心:华丽却难以捕捉其本质。

r

凉水擦了把脸,往回骑。东映小区公用电话站始终排队,桌上有《辞海》般厚的黄页,联系了一家搬家公司,说好周六一早搬。

r

刚离开,焦小蕻回了信息:刚下班,昨晚没睡好,早点回家休息了,寄存的事可以考虑。

r

我便折回公用电话站,回了一条:后天我搬家,搬完后请你来玩,顺便把标本带来。

r

她可能就在电话机旁,立刻回复道:好的。再说吧。

r

分析这条信息,两个词之间,用了句号而不是逗号,我的理解是,“好的”是指把标本带来,“再说吧”是指我的邀请。可未尝不能理解成,寄存扁豆的事再说吧。只有患得患失的追求者才会过度解读对方,说不定她就是顺手一发,根本没怎么多想。不过,女人心海底针,谁知道呢。

r

上一篇回2016年4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6月16日 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