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4日 星期一

夏 商   2016-11-25 03:30:52

其实在和羊一丹探讨标本工作室选址时,就想到了牛头栅。这是个城中村,好几条近郊专线在此始发,村旁是贯穿本城的洗笔江,河水绵延向西,汇入江海。

r

在牛头栅周围贴了几张租房告示,发现一个现象。杂乱的民居中,散落着不少独立简屋,用红砖或煤渣砖砌成,外墙不糊水泥。虽纳闷,也没特地去打听。一个房主发来信息,说有房可出租,就约了碰头,是个四十多岁的橄榄脸村妇,上一个租客刚搬走,刚好在电线杆上看到我的告示。出租的正是那样一栋外墙裸露的简屋,三十多平方米,内墙反倒用石灰水刷过,还算干净。橄榄脸村妇说这是房客自己刷的,她可不愿意在这上面花钱。过去牛头栅每家都养家畜,后来说要动迁,一窝蜂将牛棚羊圈改扩建成简屋,也不住人,要么堆杂物,要么空置,是图拆迁时获得更好的补偿。

r

牛头栅的动迁光打雷不下雨,渐渐成了传说。别处的动迁户倒是搬来不少,租客之所以看中这些简屋,无非是交通便捷,租金便宜,作为临时过渡是不错的选择。

r

橄榄脸村妇借给我的简屋原先是羊圈,三年前跟风翻建的,对此她颇多抱怨:“早知道动迁一拖再拖,没必要急着把十几只羊都宰了。”“还没养肥呢,去菜市场摆了几天摊,没卖出好价钱。”

r

由此可见,这是个患得患失的女人。

r

四米多高,两面有窗,宽敞通风,做标本工作室还过得去,欠缺是不是对开门,只有一扇门,不过宽度还可以。昨天和橄榄脸村妇初谈,开价一百二十元,作为城中村的毛坯房,不算便宜。考虑到从海虹小区骑车过来才一刻钟,水路运输也便捷,今天就约了羊一丹来实地看,她在手机里推辞:“我看不看都无所谓,你觉得行就可以了。”见了面,还是那句:“你看你那么客气,非要我来,你觉得行就可以了。”

r

“毛坯房,那边有个泊船的渡口。”我说。

r

“够是够用了,简陋了些,连窗帘也没有。”羊一丹潦草地打量了一眼。

r

“窗帘是前面的租客自己挂的,搬走时给摘走了。”

r

“说实话比我岛上的工作室差远了,要不然还是跟我去金堡吧。”她一半认真一半玩笑地说。

r

“回头买两块窗帘挂上就行,我可不喜欢干活儿时有人在窗口探头探脑。”我接着自己的话往下说。

r

上一篇回2016年4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7月4日 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