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2《上十字架·圆舞曲》

谢凌洁   2016-11-25 03:31:38

她记得很久没有欢爱了,终于在那个夜晚,乃至清晨,他们久久沉浸在久违的陶醉里,汗水淋漓,直到母亲的电话把他们从欢爱后的沉睡中惊醒。玛丽亚说卡尔差点摔死了。

r

和威廉火速赶到时,医生刚离开,卡尔睡着了,护士在守看。头部打着绷带的卡尔侧身躺在床上,腿稍弯曲,鼾声正酣。她没想到,那个夺人眼目的皮革箱子竟在家里出现!那是个垂直设计的长形老款旅行箱,偏暗棕赤的皮革上斜纹方格精致显目,平行的板条上铆钉排列归整,牢固而有线条感。边角或立面落下的标签,显示这是个曾经随马车、游轮和飞机往来的长途旅行箱。

r

这口古老的衣柜箱子她并不陌生。曾经,索菲娅的父母远途旅行或异地赴宴,接送的马车上必然会搁着这口沉甸甸的箱子,里面各个独立的隔层会装着一家的衣帽鞋子、领带、西装和长靴。瘫软一旁的那团体积不小并附带绳索的白色卡其布,上面零落着硬翘翘的黄泥块,枯干的牛屎团子似的。

r

箱盖缓缓往上掀开,层层立起、闪开的隔层,就见那各种金丝绒布包裹的首饰盒、古色古香的女士手包、头饰、材质工艺不凡的童鞋、童装,那三个蓝色的金丝绒布袋沉甸甸地落在几个较大的隔层。头一个袋子,装的是一套男士礼服、婚纱、鞋子和配饰——想必是阿贝尔夫妇结婚时的穿戴;第二个袋子很重,拉开锁口,便露出尖塔形的柱状银器来——果然就是装载《托拉》的卷筒,可是让人一番苦寻哪;威廉拿起宝蓝色的丝绒布袋,掂了掂,有些沉,拉开锁口,掏出一卷蓝色锦囊,囊包层层卷裹,以绸带缠得牢固,长度和经卷卷面的宽度差不多。等到终于展开来,就见杂志大小的囊袋,面上缝有四个中指大小的槽状口袋,袋口流苏一样垂着细小的银链。朝里触摸,指肚螺纹有精细镂空金属摩擦之感,一一抽出,竟是雕镂精致或茎秆光滑的银器,再看末端,还附了笔尖。不曾想,和那个镀金卷筒一样,这套古老的书写工具,原来在这里沉睡了几十年!

r

(此处删除约2100字)

r

《十月长篇小说》2016年8月第4期 目录

上一篇回2016年8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C12《上十字架·圆舞曲》